第 24 章
  撸动的时候谢律的球衣下摆被他叼在了嘴里,胸腹鼓鼓涨涨沟壑纵横,强硬悍猛的紧绷,隔着镜头愤怒的散着热气。他眯着眼睛勾起邪气的笑,眼皮压着胁迫与欲望。他看见林妄沉醉又懊恼的表情了,越发忍不住欲火。“唔宝贝,舔到了,舌头真嫩。来,看看哥哥,骚货没有穿裤子吧?衬衫解了,腿岔开些。”

  林妄下意识抗拒,但下面水流得凶,咕咕唧唧的挤出来像被吸得淫叫一样。他早想伸了手去摸那里面,又怕被看见,不断的扭着屁股被脚跟磨得红肿水烂,现在打开肯定会被发现。

  “你,走远一点,”林妄双膝跪着抬起臀,像乞求又渴望,被搅得浑浊不堪。电脑倒在身前倾斜着,空荡荡的腿间仿佛能看见拉下来的银丝暧昧的摇晃,他湿透了,衬衫又解得七零八落,满目羞情,紧咬着唇扭开头,不能去看那张勾人的脸。

  谢律盯着他勾起衣摆,漂亮的腰白花花的晃他的眼,岔开的腿架出一个完美的三角,最顶端那尖翘正啪嗒地拉出水线往下坠,像要坠到他心里一样。

  不可碰,真是折磨。

  谢律啧一声,摩挲唯独干燥的指尖,有点想抽烟。白天室外训练的时候太阳太猛,晒伤的后颈还隐隐痛痒,挠得他越发燥热,绷紧了腿腹,任汗水在球服下肆落。

  “骚水滴到哥哥身上了,再过来点,给你吸干净。”他又想使坏,对着屏幕色情的撸动,刻意放大了粗喘,夹着呻吟给林妄听。

  那头的林妄露了腿,又现了水,掀开遮羞布像壮了胆,跪着爬了两下,虚坐在镜头上方。他沉溺得深了,听着喘息像被热气吹着发骨,蒸得通红,又溶得一塌糊涂。“别说,唔。”

  高清的屏幕上红润发亮的阴唇正自顾自的翕张,忽然被细白手指拉开,便真如同初绽的花蕊等待野蜂采撷吮吸汁液。谢律话音露骨却应了景,轻哼着伸手划摸近在眼前的穴肉,把屏幕放高了些对着脸,舔着唇眼神蓄满狂热。

  “真软,舔到你的骚肉了,啧,还是甜的。”他还咂了下嘴,像真吃到了一样。“水怎么这么多,嗯?我不在的时候自己搞了是不是,自己舔得到吗,你最喜欢被舌头舔穴了吧,再扯开点,里面更软更骚。”

  林妄端着头,耳朵里全是淫词浪语,他浑身酥软,撑着腿不让自己往下坐,但小腹热得快要烧起来,温热的阴水不住的往下涌,阴蒂抖得没命了,也止不住的耸着屁股。

  “唔,都流出来了,喜欢,啊……”被舔吸的记忆一齐被唤醒,他忍不住去看谢律,拉着阴唇凑得更近,恍恍惚惚的想真的会有根舌头穿过来舔到他骚心。

  谢律眼神太热了,像燃着火,霸道的奸他的身体。林妄沉迷的看他的脸,又看到他未褪的球衣,和胸肌贴得紧密,坚硬的凸起撑出两粒尖头,他膝盖发麻,乳头发骚一般的涨大,像堆了奶要喷出来。

  他们隔着屏幕对视,却近得仿佛隔膜不存在,他们对彼此狂乱的情欲了如指掌。林妄看得太专注,又美又欲,搔他心又搔他性。“看什么?痒得很了吗,拉开,阴蒂咬一口。每次吃得狠了它都会鼓很大,夹都夹不住,但你会吸得最紧,也最舒服。还记得在更衣室吗,你就是被鸡巴操阴蒂尿了我一身,爽死了。还想要吗,自己捏。”

  “你。”林妄吐了字又噤了声,瑟着手指摸到阴蒂上揉捏。是他喜欢的方式,但少了点什么。“不够,啊……你摸摸我,唔,好酸。”他回忆着谢律的力道,又重又柔,好凶还带点疼,但每次都好舒服。

  好想要他的手。他想着,便有一只手钻到退心去摸湿乎乎的穴,刮他的肉道,插得他放声尖叫。一只手揉他的奶,边揉边舔他的肉,像奶一样白但是被凌虐得又红又肿。一只手捏他的腰,搓得指痕遍布再换到屁股,把肥白的肉浪拍得啪啪作响。他着了魔犯了渴,扯着肉蚌疯狂的起伏,小腹都挺起来,朝镜头吐出一股股黏液,断断续续的滴到屏幕上。他不知羞耻的臆想,扭得又骚又浪,嘴里含了情叫得淫荡,耳边凶狠滚烫的声音震得他直发颤。

  “你奶怎么这么香,一股骚味,硬得发疼了吧,每次我一吸你就尿水,舔个奶都能湿一大块。“谢律嗓子燥得涩哑无比,他下体已经怒张勃发,看林妄臊狂的身姿越发肿胀,他咬了舌尖把鸡巴杵到屏幕前,像诱哄又像命令,“坐到屏幕上,鸡巴要干你了。”

  “啊,闭嘴,不准说了。好湿,呜,干我。”林妄抖着腿卸了力,一屁股坐下去,顾不上是在哪里,摆着臀就开始摇晃。阴茎早就撑得绯红,咕滋滋的滴水,碰都碰不得。骚逼被手指插着,水潺潺的流,他唇像上了色,红嘟嘟亮的发光,空虚的张开却没有东西填满。“你亲亲我……”

  谢律恨不得钻进去操他,咬住唇接吻,他满眼猩红,像精壮的独狼盯紧猎物,绷紧身躯,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

  不够。

  谢律发了狠地含着欲色情的叫宝贝,压着嗓子说脏话,“好紧,骚逼还是这么肥,屁股也软得出水了吧,大鸡巴干死你。”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好胀,要脏了。”林妄抖得像筛糠,他穴口就对着

  【重要提醒】

  镜头,高潮的时候肯定一清二楚,拼命收着腹也挡不住要冲闸而出的汹涌,“头转过去,不准……嗯啊,喷了……”

  射出来的时候他坐都坐不住了,软着身子向后倒,剩小腹拱着,一颤一颤地喷水。小腿折得失去知觉,动弹不得。他夹着自己的手指泄了满腿,腿间的屏幕被射得泥泞不堪,糊得乱七八糟,他羞得一阵痉挛,夹着骚穴像打了个尿颤。

  屏幕那头的紫红色粗棒被撸的飞快,林妄软软的看着,甚至听到了摩擦的声响。谢律满目骚媚春光,目睹了林妄的高潮还不够,逼着林妄和他一起疯。

  “宝贝,过来嘴张开,我想射你嘴里,你看着我,都给你。”

  林妄还在余韵里,禁不起撩拨,软着腿爬过去了。

  在被精液砸过来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醒不过来了,他被操控着,予取予求却乐在其中。

  谢律说直播洗澡的,撸完了一炮终于把水开起来了,林妄缓过神面无表情的擦着电脑,浑身随时拧得出水,眼神却结了冰,他有点想直接扔谢律脸上。

  视频还开着,谢律洗澡屋内却没有热气,林妄瞥了一眼,冷着脸说他,“你不让我洗冷水,你自己还洗。”

  谢律冲水也很好看,头发湿漉漉的都被拨到后面,身材优越高挑,精壮有力,小腿都纤长流畅。他毫不掩饰,笑得爽朗,“下次做爱你没被我操昏过去就让你洗,怎么样?”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