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反而是另一件事让他心神不宁。

  自驾那回谢律的母亲打过电话之后,有好几次在一起的时候他也见到谢律跑到一边接电话,表情都不太好。他有时候想问谢律,但每回看到对方好似欲言又止的嘴角,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是来催了吧,他想。大三的话,也会很快结束的。

  “林妄!林妄!”季钒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忍不住伸手拍了林妄的肩。对方猛地回过神来,眼神里的茫然如大风刮过一般倏然散开,下意识蹙眉,“抱歉,说了什么?”

  今晚季钒约他出来喝酒,虽然林妄想想就知道是季钒想调情了。这人人傻又爱玩,铁直爱妹子,明明学校喜欢他的也不少,偏偏喜欢到酒吧找,还要拉他一起,说要他当门面撑场。林妄当时一脸莫名看着他,“你是出道还是约炮?”季钒本来一脸真挚,听完哈哈哈笑了一晚上。

  酒吧本来就吵,林妄坐那一出神就完全跟其他声音隔绝开,酒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空了,他招服务员换了一杯,回头看向季钒。

  “想什么呢?刚好几个姑娘都站你旁边了,你反应也没有就自己在那儿喝。这会儿都走了!”季钒大咧咧的冲他抱怨,可惜得直摇头。

  林妄其实浑不在意的,但对着季钒春心荡漾的脸又有些不忍心不作何反应,他神秘的笑了笑,架着酒杯往斜上方一晃,凑到季钒耳边说,“我看那边一个女生之前一直在瞟你嘛,你怎么不关注一下她,还挺可爱。”

  季钒愣了愣,怀疑的看着他,却不自觉地整个人紧张起来,“你确定是看我?!操,哪里!”

  林妄冷冷的瞥一眼这傻子,惋惜的轻轻叹气,“人家看你没理,自然走了咯。”

  说完只听见一声哀嚎,回头痛斥林妄不早点告诉他,让他错失良缘。

  不过就这么放弃可不是季少爷的作风。

  “你少喝点,我去趟卫生间,如果一时半会儿没回来,不要太挂念。k~”果然,这人才失落了几秒便重整雄风,真是令人佩服。走之前还不忘给林妄一个飞吻,林妄立马扭头,浑身都是我跟这人不熟的意思。

  和季钒闹一会儿之后他走了还有点无聊,林妄转着酒杯四处望望,没什么表情的脸被暧昧的灯光照得冰冷易脆,刘海儿搭着衬他皮肤嫩白,但看眼神是夹着凉意的,并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眼睛扫到角落的时候刚好一束灯光晃过去,顺带看见了沙发上一对交缠的男女,男人搂着女人的腰掀了小半个后背。会留意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手搂着的地方有一大块图案,缠绵时抚摸着的画面让林妄突的晃了个神。

  文身?

  他平时不怎么关心这个,身上也不捣鼓东西,除了谢律弄出来的痕迹,胎记都几乎没有。

  他定了定神想再看一眼,却发现那两个人跌跌撞撞走开了。

  有点可惜。

  但只是那一瞬间林妄脑子里的想法就弹出来了。

  如果自己也弄一个是不是记忆会更深刻一点?听说有点疼的。

  不过有意义吗?

  他又坐了会儿,来去的人一直很多,季钒也没有回来。喝完手里一杯,林妄有些微醺了,睫毛噗噗的拉着眼皮扇动,眼神迷离闪烁,他脑子里还乱七八糟,手上胡乱的划拉手机,直到界面上弹出了谢律的名字,他才反应过来拨了对方的电话。

  看着屏幕上谢律的名字,他忽然就有些难过。

  为什么酒吧里这么多人他都不喜欢,学校再好看的女孩子他也不喜欢,偏偏喜欢谢律,偏偏好像离别在即他却无能为力。

  电话很快接通了,但那边在说什他也没有力气去听,凑到话筒自言自语一般呢喃:“谢律,我在想你。”

  以后是不是也只能想你。

  林妄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恍惚,屋里光线被遮得很严,昏暗静谧。

  他昨晚回家了?不想思考。

  他楞楞地放空,被子一扯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闭着眼睛蜷缩成一个茧。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