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回家。

  哥哥好苏我也想闻烟草味道再爆肝要干掉了多多关爱我这条咸鱼bia

  w,反转香气

  出租车上的时候,司机师傅很热心的问谢律是不是女朋友生病了,谢律说是喝醉了,黏人。林妄被衣服罩着,脸红得滴血,愤愤的的咬那人的胸肌。

  真的好硬,好健壮的身体,胸都溢着色情的侵噬感,像是他的嘴被乳头入侵般强势。但谢律好像乳头也很敏感,他感觉屁股下面的东西瞬间又胀起来了,他便坏兮兮的含着乳珠咬,隔着衣物濡得湿漉漉。

  谢律忍不住摸到怀里人的嘴,大拇指顺着嘴角插进去,他没防备嗦得一响,在窄小的空间里异常清晰,他瞬间臊得更厉害,埋在胸前不动了。

  下了车,林妄不让抱了。在电梯的时候,林妄也极力站得端正,不敢离谢律太近,他心跳得飞快,仿佛暴风雨要逼近的海底,沉闷的喘息如雷声轰鸣,震颤着神经。

  进屋是谢律开了门,林妄打开灯,亮起的瞬间,灼热的躯体从背后裹住了他。

  林妄真的很喜欢谢律从后面用精壮的小臂揽他脖子,凑他耳边亲吻或者舔舐,他瞬间就会浑身酥麻,过电般响应情动的热潮,骚水涌动。

  他扭着头和谢律接吻,极尽缠绵,延续情事般的狂乱。脖子很快酸了,他转过身任由高大的男人把他按在桌子上,舌头在唇外交叠,牵丝的粘液勾在空气里又被搅乱。谢律唇舌烫得他眼皮发颤,脸颊绯红却被吻住轻咬,他呼吸得了空溢出呻吟,又被吞进对方嘴里呜呜咽咽的哼。谢律的气息好强烈,浓郁的攻击般吞没他,他腿根不自觉夹紧,被钻进耳朵里的舌头搅得手臂痉挛。

  谢律把林妄的口腔舔了一遍,林妄舌根都发疼,但依旧不知羞耻的缠着谢律让他吮吸。男人的舌头好有力,能顶到他的软肉,把他舔得欲死。他吻得下巴有些酸,眼眶红红的,湿答答的津液流了满下巴。

  谢律退开些脱了衣服,粗大狰狞的阴茎摇摇晃晃的打在紧实腹肌上,怒张着猩红的马眼朝林妄走过来。林妄双腿发软挂在桌沿,想向后退都失了力道,无助的被抓着腿褪了裤子。

  谢律托着林妄的胯把他的臀拖到桌沿,林妄脚跟踩着边缘,腿根大张,经历过高潮的花穴湿泞泞的挂着汁液,一片水亮,被完全摊开在空气里开合。谢律阴沉的盯着肥嫩的花唇,声音涩哑,“自己扯开骚穴,哥给你舔松点。”

  林妄被粗哑的声线刮得一颤,敏感的骚肉挤出一道汁水,就这么在谢律面前划出一道水痕,还没有碰到就开始流水,林妄抖着手指堵住穴口,羞得臊红,腿根打颤。

  “宝贝骚水真多,憋了一路快要尿出来了吧,乖,舔舔就舒服了。”

  谢律的嘴唇贴上阴唇林妄就爽得翻白眼,小腿绷出纤薄的肌肉。滚烫的舌头刮着肉壁猛吸,嘬着两片夹逼软肉拉扯,把饱满的花瓣吸得外翻,迅速充血肥大。林妄的手指掰着花肉,也被一并送到口中供谢律舔食。

  “啊,慢点吸,好爽,里面也要。”林妄拉着肿肥的阴唇,挺着胯往谢律脸上凑。疯狂挤压蠕动的淫肉被谢律吸进嘴里,林妄淫荡的摇起屁股,被舔得失魂落魄。

  夹在花唇中间的阴蒂瘙痒不已,鼓胀着挺立,谢律压着舌面舔过整个花穴,舌尖末端勾过艳红的颗粒,绕着它打圈,又甩着舌弹拨。敏感脆弱的肉粒被打得发出脆响,微微干燥的唇瓣贴上来磨,惹的林妄抬高了臀贴得更紧。“吸骚阴蒂,用力,啊,爽死了。”

  谢律抓着林妄的手指,猛的按向花蒂疯狂抖动,卷了舌头成圆柱形插进肉道里,淫肉疯狂的贴上来缠住舌头,酝酿已久的骚水全被勾出来冲刷着肉壁,林妄夹紧了穴道,但是被拉得大开的腿根根本不受控制,林妄颤着喉咙又哭又叫,先是一小股涌向了埋在肉道里的舌头,谢律感觉被一股热流包裹,兴奋的迅速抽回口中吞食。

  穴道失了堵塞瞬间空落落,被舔开的淫肉慢慢的聚拢,林妄只泄了一小股,深处越来越多的淫水快要冲出来,他伸长了手想把谢律的头推开,但只能无力的在空中划拉。

  林妄仰着头高声浪叫,白皙精瘦的腰肢在桌上弯成拱形,他脚跟滑下桌沿,踩在谢律肩头,勾着谢律的肩颈凑近穴口,再也夹不住的淫水直喷谢律脸上,谢律张了嘴去接,咬住阴蒂又是猛的一吸,拉长了肉粒再弹回去,不堪一击的骚逼再次激射出淫液,全射进谢律嘴里。

  “好多,啊,要爽死了,不要吸,太多了,谢律…”林妄狂甩眼泪,大腿根微微痉挛,含了一路的骚水真的尿出来了,太舒服,小腹爽得抽搐。开始一股一股的往外喷,像细流射出来,被谢律的大舌拖着肉壁翻扯,肥嘟嘟的肉瓣撑得大开,一点也堵不住,全部一齐涌出来。

  “要尿了,不,停下来,啊啊啊啊…”失禁般的快感冲向头顶,林妄浑身都泛着粉,媚意透骨,情骚动人。

  谢律抬眼看向林妄崩溃的脸,泪液横流,鲜嫩的唇瓣光亮诱人,满是情事的高温染出的艳色。他毫不温柔的继续含着肥鼓鼓的花唇往外扯,指尖戳得肉道口发出咕咕的水声

  【重要提醒】

  ,拉长林妄高潮的快感。

  “怎么这么骚,满嘴都是你的骚味。”哗哗的汁水淋漓,林妄扭着腰爽得神识不清。“林妄,你逼好肥,屁股也肥,肉全长这块儿了,舔死你。”

  林妄哆哆嗦嗦,屁股几乎离了桌坐到谢律脸上,媚肉烂熟的翻开,勾引人钻到里面去。“噢噢,好舒服,再深一点,把骚水吸干。”他下体彻底被搞得大张,摇着脑袋享受被奸淫的快乐。

  谢律扯了把花蒂,舔着唇站起身,喉结和锁骨都是被喷上的淫水,甚至流到了乳头上。肌肉盘结的手臂拖了林妄的两腿让他盘在腰上,把他整个挂起来挂在身前,往屋内走。

  失了舌头的阴道空荡荡,换了一根硬挺硕壮的鸡巴贴在穴上,一边走一边挤压厮磨。他甚至能感受到肉棒上虬结的青筋不安的跳动,他勾着谢律的脖子,小心的蠕动骚穴去吮热气腾腾的巨根,埋着头舒服得流泪。

  谢律被小口小口的嘬得也极是舒服,走得一颠一晃,亲他光滑的后颈,来回抚弄裸露的脊背,划到腰尾沟壑幽深的地方再钻进去按着深谷洞口轻轻揉。另一手托着沉甸甸的屁股慢慢抓捏,力道却又狠又凶,饱满圆润的臀瓣被凌辱般,从指缝里鼓起大块奶白色,在慢慢泛起糜红的颜色里透着纯情。谢律顺着脊背的曲线往下望,忽然想尝尝那肉会不会跟奶豆花一样,吃进嘴里就嫩得要化掉。

  林妄被抱到床上的时候两股早就指痕斑斑,谢律哄着他叠在自己身上和他69。林妄岔开腿跪在谢律头两侧,翘着屁股悬在脸上面,他潮着脸回头,只见饱满的额头和凌乱的头发藏在屁股后面,因用了力而皱起的眉心像夹住了他的骚心一样看得发痒,太色情了。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