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林妄以为谢律要射了,极力张开喉咙吞到深处。

  谢律却收了腰,抽回性器。巨大的柱体在空气里摇晃,甩出黏湿的汁液,溅到林妄脸上。那脸被干的水光泛滥,淫魅四溢,却茫然的舔了唇,像失了糖的孩子。

  “宝贝。”谢律撷了嘴角未吞下的液体,哑着声音,极力忍耐。“扶着树干,屁股翘好,哥忍不住了,腿给我插会儿。”

  林妄颤颤巍巍站起,小腿蹲久了一阵发麻。他寻了支撑刚转身就被剥了裤子,白嫩的屁股挺翘肥厚的弹跳出来,大腿笔直严实的合紧,乖巧纯情如不知人事,掰开了揉碎了却骚到骨子里。

  但想象中的肉棒却没有插进来,他紧闭的双腿被猛地掰开,一阵鼻息灼热凑过来扑在尽力收紧的腿根,腥臊湿透的逼肉瞬间被含住,不留余地激烈的舌奸把人刺得淫叫连连,又哆哆嗦嗦的漏水。

  “不行,别吸,哈啊,好猛,吸死了……”

  谢律爱死了舔他情动泛滥的骚逼,软嫩热乎可怜兮兮的,夹着腿缝都挡不住那股骚味。他啜了几口尝味,舔着唇揉揉前面也肿起来的性器,含着耳朵哄,“好,好,不吸了,回去吸,真骚,好久没腿交了是不是,宝贝的腿也很好肏。真是宝贝。”

  大鸡巴挤进重新并拢的大腿根,擦着腿根的阴唇一下一下狠狠的撞,骚水咕噜噜的被磨得直叫,挤出些白沫挂在阴毛上,放浪不堪。

  林妄的鸡巴挺着会碰到粗糙的树皮,他耐不住想退一点,屁股却挤着后面那根压得更近,没有插进去的实感,林妄空虚得抖着腿垫脚迎合,腰凹进了一个深窝,性感淫荡。

  他撑着树干,指节抠着坚硬的树壳用力到泛白,深陷的腰肢上红嫩的指痕满是凌虐感,翘柔软弹的臀肉晃着白浪,谢律又想去吸一口,但又舍不得拔出来,只得撞得更狠更凶。

  “啊,等,刮到了,唔,阴蒂好舒服,夹不住了。”

  谢律进出的鸡巴挠着湿滑的穴口擦过,没有章法的顶撞总是勾到发情鼓起的穴口和阴蒂头,堆积的快感再夹不住哗啦啦泄了一摊,热乎的浇在谢律的肉根上。林妄夹着穴小声呜咽,宛如站立着尿尿般的羞耻感向他涌来,但太空虚了,淫水失控的流,臀尖却急切地蹭谢律的胯骨,全然忘却野合的羞耻放浪的求欢,只想还有什么把抽搐的洞口填满。

  谢律精壮高大,从背后揽住林妄颤栗的身躯,像野兽匍匐在肥嫩的食物上面,狂野粗砺。他并不好受,汗液滴进锁骨里,把林妄腿根都操得透红还完全不够。

  “骚货,鸡巴都被你浇透了。”谢律贴在林妄耳根污言秽语,捏他的小奶头,又一掌包住抓着揉搓,“腿再夹紧点,哥哥把你的鸡巴也干射出来。”身下的巨物挤着腿根飞速抽插,饱大的龟头肏到他早就鼓鼓囊囊的肉球,他爽极了,腰软得一塌糊涂,鸡巴发胀,狰狞的贴在肚子上,一跳一跳。

  他扶着树干的手快要脱力,无助的想往后勾谢律的脖子,娇娇的哼。“哥,你抱紧我点,我手软了,呜。”

  谢律揽了他,精壮的双臂穿过腋窝环住他的身子,强势的禁锢住,胯上动作不停,一次次凶猛的贴着穴肉顶到阴茎,并到一起磨。他被插得一耸一耸,困在谢律肉体上浮浮沉沉,根本说不出话来。

  林妄感觉腿根火辣辣的泛着疼,但前前后后都退不了,谢律的胸好烫,贴在他背上,咚咚咚的震颤强烈的砸在他心上,浑身上下都在烧,只是腿交,林妄也像要死了。

  “要破掉了,哥,别搞,给你吸,啊。”

  谢律鹰一样衔住猎物,怎么会放过他,“宝贝,快了,你的骚穴不是也咬着我不放吗?”坏透了。

  林妄意识被撞的七零八落,颤着腿被谢律搞,奶头发胀,阴户也鼓得老高,濒临高潮。谢律感受着怀里人无声的崩溃,舔了舔唇,抽了一手去抓他的屁股,掰开了用阴毛磨进去。林妄哪里还受得住这些,蓄满的精液再抑不住喷射而出,骚水齐流,一边高潮一边被身后人释放的液体拍打着腿根,水液汹涌着顺着精瘦的长腿往下流。谢律戳着还在射精的鸡巴搞他的阴穴,小幅度的喷在外翻的嫩肉上,咬着他的耳朵低沉的笑。

  瞬间停止下来的腿缝又鲜明的发疼,林妄有些害怕,会不会流血。他抖着嗓子骂谢律,被笑声挠得昏昏沉沉。谢律让他靠在树上,抬了他左腿蹲下去仔细瞧。没有流血,就是有些红肿,性感的腿上零散落着红痕。谢律凑近了舔被他磨出来的印子,立即收获身前的人一颤,悬在脸上的阴穴啵的一声张开嘴,吐了一小口腥汁,打在谢律深邃迷人的脸上,林妄羞得蜷起脚趾,抬起手背盖住眼睛。

  谢律一愣,随即用手指衔了那口黏腻,邪肆的舔了一口,张嘴吮住红肿的腿肉,吸得水亮。疼痛得了津液的抚慰,渐渐没那么难受,但情热不退,林妄不得纾解。

  他腿还被抬着,又怕谢律又疯了样做些什么,急忙推了推谢律的头,小声求饶,“够了,我们走吧,好不好。”

  “但宝贝的骚逼还肿得很高,好肥,还流到我脸上,是不是等着鸡巴操。”

  林妄摇着头

  【重要提醒】

  不知所措,他想要,但还在学校,真的不能再做了。他太怕了。

  “回家操,呜,回家给你操,求你。”

  谢律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做,否则刚刚就不会只是腿交了。林妄耽溺情爱的时候太诱人,他忍不住要逼他,变得又骚又浪,说那些平时不会说的字眼,在他怀里发狂。

  他满意的对着阴穴啵了一口,太用力而吸的很响,散在空气里,仿佛余波荡漾。蝉鸣渐渐又变得清晰,夏夜的晚风穿过两人的身躯吹散腥膻浓郁的气味,但燥热还埋在体内无法驱赶。

  林妄发了软的身子攀附在谢律胸前,睫毛扑扑的颤,腿缝被磨出艳色依旧,还有些轻微的抽搐着发抖。他任由那人把他抱起来遮得严严实实,没走两步又掀了面嘬他唇舌,像吃不够。

  林妄抖着舌头享受亲密的接吻,缩在谢律怀里沉溺在发烫的情爱记忆中。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