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但我不想凑近他,不想亲他,也不想抱他。”林妄就如同柔韧的藤蔓,缓慢却不容置喙的绞缚着谢律。

  尼古丁的气息肆意萦绕着彼此,林妄却在此时仿佛嗅出一丝香甜的味道,带着醉人的热气。

  谢律再次吻上他的时候,他几乎溢出满足的喟叹。夏蝉仿若匍匐在脚边,或挂在头顶,蝉鸣一瞬间震耳欲聋,衬着他的心跳快要敲破胸腔。

  谢律夹着烟蒂的手就捧在他脑后,呼吸被抽干又填满,终究被烟熏的腥草味染了彻底。谢律放开他又吸一口烟头,抽了吐在他眼前,看他双眼被熏得瞬间蓄满泪水,谢律隔着雾笑得狂野又性感。

  “这么会说,嗯?掐死了我。”

  林妄眼睑真像抹了胭脂红艳,他面上难耐,却隐隐有些兴奋。他忽然跃跃欲试。

  “哥,给我也吸一口。”

  谢律第一反应本是顺了他的意,但如同野兽的本能瞬间被唤醒般,他体内簌的生出爪牙,刺破血管,发出危险的信号。

  他凑近了林妄,轻声耳语。

  “吸烟不好。吸我下面好不好,硬了。”

  林妄蹭的面颊绯红,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说了下流话还捉他的手直接按到上面。坚硬勃发的侵蚀感席卷而来,林妄五指软烫,但开始不自觉揉捏。

  谢律生得高大帅气,目光深邃面容硬朗,下面那物也异常粗长。林妄勾勾手指却根本一手握不牢,便蹲了身子,凑近了瞧。

  他裤子只拉到毛发丛生的边缘处,腹肌紧绷的线条隐在衣衫下面,胯上人鱼沟伸进黝黑之地。林妄鬼迷心窍地凑着还被包裹住的鼓胀舔吻了几下,像那种不知饥渴的骚货,急不可耐的做法。

  谢律单是看林妄跪着舔他情欲就已烧得更旺,他伸了手探了两指进那人嘴里,夹住脆弱的舌根拨弄,湿了些许便抽出来,自己裹住舔干净。

  “宝贝,掏出来吸。”

  林妄醒了一瞬,又烫得发醉。拽了紧紧兜住大家伙的内裤,冷不防地被粗硬色情的拍上脸颊,腥膻的气息扫在他脸上,他呼吸像中了药。

  谢律那粗鄙的事物碰上了林妄白嫩透粉的脸,又胀大一圈,筋脉虬结的粗壮情不自禁的贴着面开始厮磨,烫得林妄一抖,哆哆嗦嗦的抓了满手,满脸汹涌的潮红。

  林妄含住硕大的龟头进了嘴,瞬间胀了满口,他轻轻的裹着吻,被抵住的舌根挣扎着蠕动,绕着龟头画着圈。唾液分泌得很快,吞咽不及会溢出嘴角,或顺着茎身流下去。

  林妄想吞得深,但太长又太大,抵着喉口只能含住小部分,他收着腮帮子夹紧那流水的柱头,抽抽搭搭地水声搅在耳边。

  谢律寻了林妄的耳垂揉捏,让他放松。腰腹朝着林妄的口腔小幅度的不出话来,被操得满嘴腥臊湿热。

  林妄舌尖抵着顶端的小口猛吸了几下,缩着肉往里面顶,谢律抚着耳后的手猛地收紧,阴茎抽搐般在嘴里跳动了几下,凶猛的要把他撑破。

  林妄吐出龟头,那东西湿滑盈亮往下滴水,流到被撑得大张无法合上的嘴里,他吞了几口不知是精液还是唾液,呼吸不稳,失神的望着那巨物喘得淫荡极了,“唔,好大,吸不完。”

  谢律眼中现在是媚极了的景象,粗壮的大鸡巴就抵着林妄红透了的唇瓣,情骚透骨,想干。

  谢律伸手握住茎身撸动,另一手不由分说的按着林妄的头压到那粗挺的根部,“不大怎么干死你。鸡巴袋也舔舔,乖,舔大了操你。”饱胀的囊袋也蓄满了情欲,呼呼的散着热气。

  这东西林妄的骚逼含过,紧窄的屁眼拍打过,现在凑在他嘴边,林妄感觉有些渴,唇舌生津想去吞食。

  他伸出舌尖,挑一下,羞涩又饥渴的抬眼望上方那人,抓了满手湿气热胀的肉棒,偏着头埋进两颗大肉囊。他紧缩着嘴含进,灼热急促的呼吸胡乱的拍在上面,谢律兜着林妄的后脑勺,甚至想把他按进鸡巴袋里去吸他的精液。

  林妄卖力吞了两颗,张大了嘴去裹,紧致火热的温度瞬间紧密包裹住,谢律舒服得一抖,如野兽般压着声音闷哼,挺着臀让他能吸得更深。

  林妄鼻尖满是鸡巴的味道,粗硬的阴毛不时扎到眼角嘴边,瘙痒难耐。

  下面早就泛滥成灾,他夹着臀吞吐巨物,一边收缩喉口一边绞紧穴肉,浑身绷的死紧,沉迷又放荡的把谢律的鸡巴舔得粗壮了两倍,嘴角都磨得鲜红,滴滴答答的眼泪顺着脸颊直流。

  “真紧,呼。”谢律小腹上的薄汗把紧实的肌肉衬得发亮,插在男孩嘴里的性器也爆出青筋,剧烈的跳动,胀成紫红色,怒气冲冲的凶狠又狰狞。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