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宝贝,我想看你。”谢律在耳边哄着,掏了手机放林妄手里,开了手电筒。

  “乖,拿好,给哥哥仔细瞧瞧。”

  林妄左手掐着乳,右手被塞了手机却抓不住似的贴在胸侧,“拿不住,哥,呜,下面。”腿缝插着谢律的大腿,强有力的腿肌抵着他的腿根反复顶磨,感受到突起来的阴蒂头就压住狂抖,林妄敏感的身体根本受不了,骚穴激得一阵一阵的想尿。““太刺激了嗯,别压那里,会想尿尿……”

  手上被强制拿着手机,突如其来的光束打在胸上,被啃咬过的软肉红嫩泛水光,在黑暗里清晰得乳粒边的小绒毛都分明。谢律舌尖勾过去挑了下乳孔,凑近了掰着乳头咬那短浅的毛,扯一下便惹得人一抖,大腿被濡湿得愈加厉害。

  “骚宝贝,喜不喜欢哥哥咬你的小奶头?来,照下面让我看看是这奶头大还是阴蒂大。”

  林妄给谢律舔乳打灯羞耻的不行,但谢律又不让他,拉了他的手,滑到下面,扯他裤子。他两腿贴在两边墙上,谢律蹲在下面托着,钻他腿下细致的瞧那阴户滴滴答答的水珠。脆弱而骚媚的性器官分明的在一束灯光里暴露,像是感受到聚焦般的注视,哆哆嗦嗦的从缝里挤着汁液,缓慢膨胀着像喝足水肥厚的蚌肉在吐汁。“不要看那么仔细,啊啊,水都尿出来了,别看。”

  林妄不敢低头,他仰着大口喘息,垂眸就是谢律吸他阴穴的画面,舌头肉瓣都被灯照得一清二楚,肿胀莹亮得泛着光。

  谢律拉低林妄的手把光贴得更近,完完全全地照着整个阴户,谢律大腿搞大的阴蒂果然胀得鼓出来,一抖一抖的像要喷射。

  “宝贝真的肿好大,胀吗?要不要哥哥给你吸出来?”他忍不住勾勾舌头去逗两下,换来两声无助的呜咽。

  谢律似是爱极了这氛围,比平时舔得都久。

  林妄紧咬着下唇,面色潮红,眼里水汽晕散,被托着的大腿根也不受控制的发抖,他受不住,绷直了脚尖踩到谢律肩头,寻了支撑。舌尖里里外外搔刮阴唇,沿着细缝滑动,林妄脚趾舒爽的蜷缩,小腿情不自禁的绷紧,流畅优美的线条衬着纤瘦的脚踝愈加色情,勾着身下那人的肩往自己的腿间按。他屁股都开始荡,一下一下姿态放浪,被口舌吸得欲死。

  林妄泄了两次,阴唇都被含得肥大猩红,上方无人抚慰的肉棒也狰狞怒张,顶端溢出的精液黏糊了满肚子,但是一直调情般的舔舐让他无法喷射,在情浪里无助的摇晃。

  谢律唇舌吸够了,开始恶劣的伸了指轻轻掰下面的阴道口,紧闭的小口被拉开一条缝,林妄哪里受得住,手指颤抖软得根本使不上力气,手机瞬间脱了手滑到地上。

  林妄空了手无力的垂在身侧,谢律猛的伸了三指插进裂开的口中,脆弱不堪的肉穴霎时疯狂的颤抖,无数紧致的小口猛吸这入侵的硬物,“啊啊啊啊,要喷了……”林妄被刺得腿一收坐到托着的手掌上,孔缝剧烈缩绞,淫水狂流。他娇媚的扭动腰肢,腥臊的软肉压着谢律的手指自我抚慰,骚水一波波涌出来,掩不住的泄在谢律掌心,蓄势已久的阴茎瞬间吐出了精液,大肆喷射在嫩白的胸腹上。

  三指发狠的干他,刚刚高潮的阴茎被谢律啜到嘴里吸,林妄感觉腹腔都在抽搐。

  “慢点,唔,腿好酸。”

  谢律收了手,凑到林妄耳边舔指间的汁水,啜得滋滋作响,又拾了手机照他脸上,他被晃得睁不开眼,眼泪哗啦啦的流,眼尾红得魅,凌乱得风情万种。

  “林妄,你真他妈骚。干死你。”

  林妄拼命摇头,但腥烫狰狞的肉棒不由分说的抵着脆弱的穴肉磨蹭,只两下便顶着硕大的肉头猛插进柔软的阴道。胯骨凶狠的撞向阴户,粗硬的阴毛就压着穴口搔弄,头部抵着宫腔不出话来,漆黑静谧的实验室荡着羞耻的交合声和林妄濒临崩溃的呜咽。

  突然,晚修的下课铃响了,楼里逐渐喧哗吵闹。即使这层没人上课,也保不准有人上楼来。林妄心跳得飞快,含着嗓子控制舒爽的呻吟,“谢律,停一下,啊,那里不行,呜。”

  谢律揽了他到胸前,抵着墙从下往上干,林妄被顶得一耸一耸,攀着谢律的肩双目失焦,根本无暇再考虑其他。水声不绝于耳,逼肉早操得烂熟,阴蒂贴着谢律的阴毛肿的老高,宫口酸胀不堪,林妄有些慌了,他怕自己被操坏掉,掐着谢律的肩膀拍打,哭着喊他停。

  谢律抽了丑陋狰狞的鸡巴夹在大腿间,腥热黏腻的在热乎的肉缝轻蹭,边摸着耳朵哄他,“不怕,不干骚逼了,哥插后面好不好,插屁股宝贝也舒服的,哥轻点。”

  谢律抹了淫液揉着屁眼舔得软烂,再慢慢的插进去,顺着节奏撸他的阴茎。缓慢的抽插让习惯了强劲肏干的穴肉得不到滋味,挺翘饱满的臀肉开始自发的扭动,抛却了羞耻吐出淫荡的吟哦。

  谢律见人耐得住了,随即两手抓了肥嫩的屁股对着鸡巴猛操,肉骨撞的啪啪作响,饥渴的屁眼啜得死紧,绞着肉龙大口往里吞。被操得大开的逼口吸着淫乱的阴毛止痒,林妄圈着谢律的脖子夹住他精壮的腰身颤颤巍巍

  【重要提醒】

  的射精。

  谢律在他屁股里射了一次,又插进骚逼把人干得潮喷之后拔出来射在阴蒂和阴茎上,因为怕林妄难受不好清理,没有射进阴道里。

  乱七八糟淫乱不堪的下体在谢律把人放开时还在往下流水,好不容易平息的欲望又被浇得滋滋响。谢律舔舔唇,抹了林妄乳尖一指汁液涂在人唇瓣,邪佞的调笑他,“今晚水流得格外多,看来宝贝是喜欢偷情。”说着伸指勾勾还合不拢的洞口,不堪玩弄的软肉痉挛般吐出浓郁的黏液,脆弱的求饶。

  手电筒还开着,但交合的过程中早就跌到角落,谢律捡起来,蹲下的时候,撩起林妄虚软的腿瞧了瞧两个穴口,微微红肿,色情泛滥。谢律站起身抵着林妄耳朵说现在好想给骚穴拍照,林妄霎时脸就滚烫,比被操的时候还红,瞪着眼不说话。

  但那人神情自若地掰着他的脸盯着他,眼睛里装作无辜却满是危险。

  “今天不拍可以,那以后还能约学弟来实验室吗?”

  困叽叽快多来评论跟我玩(;′⌒`)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