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林妄感觉耳朵被蒲公英挠了两下一般,轻飘飘的痒,痒完泛红。他蹭的挂了电话,小声嘟囔一句变态,故作从容的离开。

  实验楼没什么人,从外面看亮着灯的教室零星几个,林妄乘电梯,直接上了七楼。

  电梯出来就很黑,晚上没有课便没有灯开着。他不确定03是哪间,也不想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摸索。

  看了好几间都不对,走到转角一个正要推门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一只大手抓住他,如铺天盖地的风一般把他卷进门里,他瞬间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幽亮的月光都消失,剩下极致的黑,日间暴晒过后的余温,和一个男人围攻过来的呼吸声。

  林妄被按在门后墙角,他还是被吓到了,心跳咚咚咚很响,头皮也麻麻的,被靠得极近的呼吸烫得恍惚。

  那人困着他,摘了他的帽子和口罩,温柔的亲他的唇。刚刚吃完冰的嘴唇还凉凉的,柔嫩湿润的含在嘴里比平时更舒服,撬开唇瓣,蜜桃的香气就绕在舌尖被送进那人嘴里,在逐渐升温的黏腻里甜得林妄红了眼睛。

  谢律收了舌,啄了啄唇瓣便放开他,责他胆子大,也不怕是别人抓错人。

  林妄吞着满嘴的甜,含糊不清,“谁大晚上跑实验楼偷,那什么,啊……”

  约在实验室,到底是谁胆子大,偏自己还每次都鬼迷心窍地答应,偷情也就他厚脸皮说得出口。

  “那什么是什么?”谢律往边上剥了他肩膀的衣裳,在肩头咬了一口。“便利店那个男生是谁?”

  林妄感觉肩一痛,又有些麻,听谢律问到男生,愣了一下,都忘了把人推开。

  “你说傅玺吗?我们在便利店刚好遇到,他请我吃了冰。”林妄回得直白,不觉有什么。

  他说到冰顺便想起说要给谢律尝尝,便跟他讲,“他给买的那个味道挺好吃的,下次在家里买点吧。”

  谢律本也觉着香甜,但现在像失了味。他恶劣的在林妄耳边笑,语气是装可怜的音调,“你难道听不出来我在吃醋吗?”

  林妄自是知道谢律向来不遮掩,明着撩骚,但这么明晃晃地说吃醋,林妄都不知作何反应,只感觉好像整个身体都泡进了冰镇的碳酸汽水里,咕噜噜的气泡贴着皮肤鼓起,一颗颗在他身上炸开。

  “我,他,不是,他就是问我要不要去看弹唱会,顺便一起买单了而已……”林妄结结巴巴,小雪豹又软了爪子。

  谢律直勾勾的盯着他,又不放过他,“那他还搂你了。”

  林妄说不出话,不能讲见了他才晃了神忘了躲,转念一想,搭肩本也就不是他的错,才不能怪他,得寸进尺什么的要不得。

  软了的爪也是带刺的爪。

  林妄默默涨了气势,勾了谢律的手,娇矜又体贴的放到肩上,“那……你搂回来好咯。”

  黑暗中莹亮的眼睛就盛着谢律,如月般清冷,照着他的时候却总带了俏嫩妩媚。谢律的占有欲像满月时的孤狼急速膨胀,他顺着林妄的手把人搂进怀里,探了五指掀开衣摆抚上肩胛骨,“光搂可不够,宝贝。”

  “我们是来偷情的。”

  骚不过。林妄被拖进欲海之前脑海里就飘着这三个字。

  谢律对林妄的身体太熟悉了,专挑敏感地方下手的话,林妄陷得很快。

  实验室真的很黑,窗帘全关上,感官聚集在触觉和听觉,让谢律吸他奶头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他看不到画面,想象更是让他臊红了脸。

  谢律掐着乳头,舌尖却贴着乳晕吮得湿哒哒,边说些羞耻的话。“什么时候把你的骚奶子吸成蜜桃?嗯?一掐就会流水的那种。”

  林妄乳尖没被含着,痒得迷糊,自己伸了手指去摸,却摸了满手谢律湿滑的舌,急忙想抽回。谢律坏得不行,哪能让他逃,抓了纤细的手指顺势让他自己用指缝夹住乳尖送到自己嘴里,柔嫩的指间软肉也一起入了口。

  谢律总有些骚透了的玩法刺激林妄,逼得他靠在角落里,不知羞耻的大力揉搓自己的胸乳,供男人舔食。

  “哥哥多揉揉,会大的。”林妄语调都含了水,浇了谢律满头。

  谢律看不见身前的景象,又不能开灯,诱得他坏心思就往外冒。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