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谢律仰起头,脸对着林妄私处的两个骚洞。前面的穴口早就被淫水浇得湿哒哒的,阴蒂胀得鼓起来,充血一样挺在空中,臀缝里的洞被灼热的视线也盯得发了浪,一收一缩的翕张。谢律勾了勾唇,舔湿了食指和中指,在阴唇轻轻刮了两下就插进温热的穴肉里缓缓抽插,唇舌含住阴蒂翻搅,时不时用牙齿咬住轻轻的磨,林妄爽的尖叫出声。

  逼肉被舔吸很快就泄了一波,涌出的淫水顺着指尖流到掌心,就着润滑的液体,谢律掰开早就饥渴难耐的屁眼,舌尖戳着嫩红的褶皱细细密密的舔,手指抠着温热的肠壁缓缓插进洞里。屁眼又小又热,没有被频繁操干的穴肉感受到入侵便剧烈收紧,夹得谢律藏在裤子里的大鸡吧跟着一抖,迫不及待想被狠狠吸住。

  林网身子快要撑不住,粉嫩的褶皱被谢律舔开,软弹的舌头卷直了往里伸,直逼得他缩着臀又翘着配合抽插的频率在脸上磨。彼此柔软的器官挤在一起绞缠,画面淫靡不堪。

  谢律收了舌,换细长的中指插进去,抠着壁肉力道更强劲,刮到林妄的敏感点还会引来更舒爽的吮吸。林妄挡不住汹涌的情潮,上半身泄力般瘫伏在车门上,挺翘的奶头瞬间贴上冰凉的车身,泪水哗的夺眶而出,“呜,哥。”

  林妄脸贴在车窗上娇嫩的喘息,媚眼朦胧,“啊,屁眼好爽,干我,谢律,大鸡吧肏进来。”

  谢律勾着手指戳了几下站起身来,放出筋脉怒张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对着翕张的洞口狠狠的拍打,然后按着林妄的腰紧贴着赤裸的背抱住颤抖的身躯,坚硬的柱身压着穴在臀缝里挤压,唇贴着脸凶猛的舔湿漉漉的脸颊,谢律粗野的呼吸凌乱的喷在耳边,林妄娇俏的耳尖嫣红欲滴,踮了脚去蹭身后滚烫的肉棒。

  “哥,你好硬啊,嗯。”濡湿的肉穴和坚硬的腹肌挤压着大肉棒,夹得谢律差点失控。

  “硬才磨得宝贝爽啊,是不是?”谢律不想忍了,双臂交叉抬起林妄的腰往自己鸡巴上撞,粗大的柱体蹭着湿滑的壁穴猛的一插到底,林妄立马爆发出一声尖叫,眼珠舒爽的翻了个白眼,高仰着头媚叹,“唔,好大。”奸淫的叫声在空旷的山顶显得格外响,林妄当即羞耻的咬住唇,吞咽着不受控制的呻吟声。

  谢律闯进洞眼里就毫不留情的挺着腰腹凶狠的进攻,掐着林妄臀胯的手一下一下狠狠的往自己肉根上撞,啪啪的脆响不间断的荡在空气里,没一会儿,林妄的臀尖就被撞的通红,粉白的肉波随着谢律的操干摇晃,骚得谢律双目赤红。“喜欢大鸡巴吗…骚屁股…”谢律邪淫的刺激林妄,一个凶猛的深入之后掐着林妄的腰顶在最深的地方毫无预兆的慢下来缓缓磨蹭,巨大的肉囊垂在臀缝下面被暖湿的骚逼熏得摇摇晃晃,鸡巴全部陷进洞里,洞口的媚肉绞得严丝合缝,只能看到粗黑的阴毛杂乱的戳在四周,被淫水染得水光发亮。

  突然温柔却无法挣脱的干法让林妄缩着腰想逃,却被无助的困在谢律的臂弯里瘫软着身子承受。“林妄嘶哑着嗓子哭不出声,却又控制不住奸淫的快感神智不清的摇着屁股。

  “哥,屁眼里面要烂了,呜……”

  这样的磨法又深又狠又纾解不得,林妄小声求饶,头顶在车窗上垂眼看到空虚的花穴又喷涌出一股腥臊的汁液,在情人交叠的腿间哗啦啦流到地上,背后是浓烈的火烧云,绚丽得像一幅媚色的风景画。

  一直得不到满足却爱液涌动的阴穴搔痒难耐,林妄抽了一手摸过去,却摸到了谢律垂悬着的饱满阴囊,林妄像抓住救星一般一把捏在手里揉搓,又受不了的放了去捏一捏挺翘的阴核。

  谢律的肉球被林妄的小手捏了几下,似是得了趣,谢律终于开始挺着腰动起来,一边不徐不疾的抽插,一边拽了林妄的手再次抚上阴囊。感受到抓着林妄的手湿滑一片,谢律脑海里突然涌出一个想法。

  “宝贝,骚逼痒不痒?好想有两根鸡巴一起操你。”

  林妄惊恐的摇头,泪湿双眼,“会死的。”林妄听到谢律的话颤抖着夹了下屁股,哆嗦着回答。

  “那骚逼吃点别的东西好不好,嗯?”

  林网哄小孩一样诱着林妄,手上却色情地直接拉着林妄的手把自己的阴囊一点一点往逼肉里塞,空虚的阴穴像是感受到入侵的饱胀感,开始疯狂的收缩,紧致又有弹性的媚肉吸住一点点囊袋就剧烈张合,大口的想要全部吃下去。

  林妄神思恍惚,不知道谢律说的是什么,只忽然感觉一个柔软的东西被塞进了饥渴的前穴,林妄瞬间不知所措,接收到谢律疯狂的举动,手指头都开始发抖。

  “啊啊啊,不,等一下,谢律,进不去的。”穴肉吞咽的动作被本能操控,狠吸了两口那脆弱的皮囊之后,噗的一声,两颗饱满的肉囊被吞进肉里。

  紧致温软的嫩穴紧紧包裹着阴囊挤压,像有无数个小孔不停的吮吸着,因为不如肉棒坚硬,狭小的空间里,柔软的两颗肆意变换着形状,奇特的填充法笼罩着林妄,不同于往常的新鲜快感激得林妄一阵一阵的起鸡皮疙瘩,刚才说着进不去现在立马陷进汹涌的欲海里浪荡的求欢。

  【重要提醒】

  “唔,吸进来了,好饱,呼……”林妄餍足的仰起头,扭着腰享受同时填饱两个骚穴的快乐,微张的小嘴吐着娇媚的喘息,他勾着媚眼如丝,扭过头去看谢律。

  林妄不知道自己骚媚的样子有多诱人,顶着漂亮的脸蛋染指浪荡的情欲。他掐住林妄的脖子拉到胸前,指腹寻了颗奶头就按住疯狂的抖动,林妄没了支撑,只剩屁股被钉在谢律的下腹被肏干。

  谢律狠着劲卖力肏了百来下,奶尖被磨得像破了皮火辣辣的疼,阴穴里的球体感觉越涨越大快要吃不下的撑开穴口,谢律搂着腰的手猛的收紧,臀腹狠狠往前顶,两人同时撞上车门,滑出来些许的囊袋又操进穴里,“被堵住的淫水泡在温流里。

  “骚宝宝,告诉哥哥,前面更爽还是后面更爽?”

  “我,不知道,呼,都好舒服啊,都喜欢。”林妄紧抓着谢律的手欢愉的娇吟,全身心的沉浮于情欲之间。

  感受到高潮快要来临,谢律抱着林妄转了个身,自己背靠在车上,一大片天空与愈加沉重浓烈的火烧云正对着他们纠缠的肉体,幕天席地的野合都被衬得旖旎浪漫。

  谢律温热的呼吸就氲在怀中人的耳畔,“林妄,火烧云都没你烧得红,你真该看看你的骚穴骚屁股被干得熟烂透红的样子,比这云漂亮多了。”

  一种形同于公之于众的耻合感侵袭着林妄,不停高潮的身体再次濒临释放,他恍惚又诚实的接受这一切,在沸腾不息的空气里尖叫,升腾,飘到云里,又被困在火里焚烧,被逼着一起释放。

  林妄在谢律高潮的时刻被肏出尿,肉棒径直对着前面地上的小树哗啦淋了一大股,在车上给林妄清理的时候谢律不要脸的调笑他,来年这棵树肯定是那一排里面长得最好的。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