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好,那我打会儿游戏。”林妄掏出手机解锁,戳开游戏界面后又放下,在旁边的盒子里翻翻找找,掏了一个墨镜出来,“你要是觉得晃,就把眼镜带上,别晚上难受。”

  谢律本来撑在窗沿的左手不动声色的握住方向盘,前面树上跌落的花骨朵好像掉到了车面上,他稍微降了点速,一本正经的说:“我手挪不开,你给我戴一下。”

  林妄侧了身,乖乖给谢律戴上。白皙的手臂在谢律身前很快的闪过,谢律沉着嗓子开口:“真乖,亲一个。”

  林妄无语的瞥了个眼神给谢律,冷漠的解锁游戏。玩了没几分钟,他又突然没了兴趣。

  懊恼的扔了手机,他看看四周茂密的树木,叫谢律:“哥,靠边停下车。”

  谢律闻言轻轻踩了刹车,稳住之后熄了火。

  “怎么了?”

  “接吻。”

  十分钟后,车重新启动了。

  林妄系好安全带,擦了擦泛着红肿的嘴唇,一边扯下卷起的t恤衫一边把车里的冷气调低了一点。

  论刹车的艺术与技术。

  谢律把林妄拉出来的时候,林妄在昏昏欲睡。

  站在山顶看,天空落日余晖正盛,瞬间就把林妄烧得清醒,他立马掏出相机拍照,很喜欢的样子,眼角都弯弯的在笑。

  谢律靠在敞开的后车厢的门框上,不知道在看夕阳还是看林妄,残阳如血的颜色打在谢律的侧脸,像半身浴火的入侵者,勾人心魄。

  林妄拍好照,转身对着谢律炫耀,却感觉有一股蓄势待发的压迫感弥漫在空气里。

  谢律走到他面前,手掌圈住脖子捏了捏他的后颈,声音强势又性感,

  “林妄,我没有要结束。”

  林妄猝不及防听见结束两个字,手无意识的一抖,快门清脆的咔嚓声夹在两人中间,林妄恍然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手指勾了勾健硕的手臂,“啊,那个,你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我也没有啊,只是总要结束的不是吗?”

  谢律一时沉默,又一会儿回神般看着他说:“那你不相信我吗?”谢律难得试探的口吻,让林妄莫名觉得好像自己做了坏人。

  “不是啊哥”林妄忽然觉得好傻,面对面根本无法假设分离的情景,反而想得太多无端引火,事情只会越跑越偏的。他不想谈了,浪费风景暴殄天色。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吧。”那就不如直接一点。“预设分别的结果只是希望能提早在心里习惯以后不在一起的生活啊,与其突如其来的把我丢在这里,不如一边享受一边试着接受。”林妄卯足了劲想果断的结束话题,却说着说着又涌起一丝委屈,游刃有余的语调变得软软糯糯,一番表白让他的体温一点点升高,仿佛火云烧到了脸上。

  谢律也没料到,一贯高冷倔强的宝贝想着这些话表白一般的告诉他的时候这么可爱,他展眉眯了眼笑出声,捧上林妄的脸颊,亲昵的亲了下额头,极尽温柔,“哥也喜欢你。”

  林妄被按着后脑勺承受亲吻,露骨的情意被含在嘴里翻来搅去,身下又被隔着裤子抓着臀肉,性器抵着粗糙的布料就往他私处顶,两个人都满怀爱欲,亲吻变了味道,情潮来势汹汹,林妄瞬间也迷了九成七。

  “嗯,你慢一点。”林妄被身体狂欲涌动的爱液荡得不知所措,他抬起头去找谢律的嘴,被嚼着舌头狠吸了几口。

  “净会勾人。”谢律嘶哑的嗓音恶劣的回应林妄,咬着耳垂尖的嘴把耳朵舔得滴血一样,林网半边身子瘫软在他怀里,羞怯的表情荡然无存,被情骚染的透彻。

  谢律把他按在车门上,后入式顶着他的屁股,腥烫的舌头勾住耳后敏感的嫩肉折磨,大掌无情的掐住细软的腰往身下撞,浪荡的性交姿势骚得林妄双腿发颤,前逼里的淫水夹不住,喷出来却被内裤兜住,在里面晃荡。

  “哥你摸摸前面,呼,湿了。”林妄的呼吸乱得一塌糊涂。

  谢律对着突出的肩胛骨亲了一口,一把拽下松松垮垮的裤头,白嫩细滑的腿便暴露出来。谢律抓了林妄的左手牵着往下面勾,叠在一起的两根中指噗的被吸进了湿滑的穴肉里,快速的插了几下,又立即被抽出来强硬的塞进林妄嘴里,让他吃下去。“乖,先舔干净然后自己摸前面的骚穴,今天先肏后面的洞,屁股撅好。”

  肥翘的屁股被啪的拍出淫荡的波浪,在红霞余晖里白得晃眼。谢律情不自禁连着打了好几掌,娇嫩的皮肤上立马翻出血色,留下情色的痕迹。林妄看不到谢律的脸,但是浑身又痛又爽又骚,逼肉被打的时候在穴里搅得死紧,他抽噎般的吟叫,羞怯的顶着屁股往外翘,“后面的穴也要舔舔好不好,啊,哥哥,舌头舔舔。”

  谢律还搓着红肿肥大了一圈的臀肉,拇指按着粉嫩的洞口往里抠,林湾不知羞耻的求欢把谢律的邪气激发出来,“长了个骚逼屁股还这么浪!”他拖着林妄两腿掰开,半跪在腿间,掐着大腿根去吸白软的腿肉,啜得滋滋作响。灼热的鼻息喷在大张的阴户上,阴蒂被烫得涨开,夹在肥厚的阴唇里发抖。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