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不准再泡了。”

  哦。不泡就不泡。

  谢律走了之后浴室立马又安静了,林妄不自觉摸了摸嘴唇,呆了几秒,然后簌的整个人沉进水里。

  林妄喜欢和谢律做很亲密的事情。他觉得平时的谢律像轻柔而时刻包裹着他的氧气,不是具象得以看见的存在,但被保护,被爱。而占有他的谢律是像这潮湿的空间里肉眼可见的细密水珠,时刻能感知它融进身体,留下湿气。

  所以即使在炙热的夏天里,他也不喜欢干燥的所有东西。

  他会喜欢在冷气充溢的房间里钻进一个潮湿的角落,感受皮肤喝足水汽时的舒适,这是他隐秘的情欲。疲惫或者无力时无法获取的快乐,可以在这种时刻获得短暂的满足。

  他知道刚刚谢律想做的,但又疼他,于是只是亲亲。有点凶的亲亲。

  他也想。但只能浸入水里,悄悄回味一下欲望。

  不过没关系,接下来他们还有一整个夏天可以做爱跟做爱做的事。

  一整个,夏天。

  真的废瞎搞随时发情谢大少剧情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事

  吃早餐的时候林妄问去哪里,谢律无所谓的说不知道。但是他打算自驾往城市边缘开过去,沿途林妄遇到感兴趣的地方停下来就好。

  林妄也无所谓的,看自然风景的话他俩都蛮随意,只要不是人山人海的拥挤地带,他跟谢律去哪里都行。但是临出发了,当他上车扣好安全带时,像唤起什么记忆,猛地想起,上一次十八岁暑假时也是这样子计划的路程里,他们除了吃喝休息,最多的就是做爱,初尝情欲的男孩子青涩又冲动的情爱填满那整个旅途。

  现在应该不会这样了吧。林妄恍恍惚惚。

  应该不会的,这次只有两天呢。

  林妄思绪飞速翻转,一边偏头去看旁边的男人,却有些羞耻的发现,其实好像过了这么久,他是有点想念那种感觉的。

  血脉偾张,直白而无畏的渴望。

  谢律依旧眉目深邃,高挺的鼻梁,专注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皱眉,指节干净修长,有宽厚的手掌和有力的臂膀,他总是潇洒又无畏的样子,像那种溅上墨的嫩绿色,蒙上复杂莫测的表相,内里也永远柔软鲜亮。

  林妄想着想着被自己惊到,粉丝滤镜比墙还厚了,不好不好。

  突然身边传来一声轻笑,“怎么,一直看着我干嘛?”谢律右手飞速的捏了一下林妄的脸颊。

  然而林妄最擅长故作镇定,语气都不带变的,“看那边的风景,不是你。”“专心开车。”

  谢律嗯了声没再说话。

  林妄愣神的功夫他们已经开到城郊,路上车也变得更少。谢律出门时选了辆牧马人,林妄还轻飘飘地吐槽他玩两天干嘛开这个,谢律说宽敞。

  两个人那么宽敞干嘛?林妄瞬间捂嘴闭麦。

  那,那反正也不用自己开,就,随他,好了。

  今天天气挺好,太阳还带着友善的温度,但是光在宽敞的路上照着有点刺眼,林妄打下了遮光板,顺便调了调开得过低的冷气。

  “无聊?”谢律问着,缓慢滑了一个弯道,转进路边分出来的一条稍窄点的道,树荫瞬间多起来,叶缝里漏出的光圈在玻璃上唰唰的刮过。

  林妄看着前面渐渐多起来的树,漫不经心的说:“还好。”

  “这条路往前开,可以经过一座山,我们开到山顶差不多到傍晚,刚好看落日。那山日常很少人去,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我听说在那里夕阳很漂亮。”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