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林妄觉得自己要被烫坏了,眼睛是,身体也是。

  谢律揉着林妄的耳珠子,顺着脖子舔舐到锁骨的凹陷里,“今天怎么来篮球场?”谢律一边解开衬衫的扣子,一边问林妄。解到倒数第二颗的时候停下了,纯黑色的布料从左肩被剥掉,没有全部敞开的衣衫挂在手臂上,白嫩的皮肤被一口咬住,继而被舔湿掉。

  这是谢律最喜欢的方式,在衣服下面越白的地方越是爱咬,生出红印子,盖起来又不会被别人看到。

  隐秘又色情。

  林妄挣扎着想推开吃着手臂内侧软肉的头,却根本提不起力气,舌头滑溜溜的绕着腋窝打圈,平日被藏起来的肉软嫩肥厚,敏感得轻轻一刮就引起一个颤抖。林妄又痒又舒服,情欲凶猛的扑过来,他拼命想夹紧双腿,但是谢律夹在他腿中间,大开着的臀缝无法控制的被一股喷涌出来的热流淋湿了。

  林妄受不了,抱着谢律的头小声求饶,“我想好了,唔,轻点,”谢律叼住一块肉吸了一口,“你上次说,那个,嗯,这个夏天过去就,”林妄觉得今天太过漫长而温柔的前戏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啊……”烫热的唇舌含住了早已硬挺起来的乳头,舌尖绕着颗粒旁突起的小疙瘩强硬的搔刮,右手抠着没法含住的另一颗,揉几下再捏往外扯,发了狠似的突然展开猛烈的攻势。

  还空着的左手直直钻进松松垮垮的裤子里,大掌罩住隐秘的器官一下一下的磨,早被湿润过的地方满是温热黏腻,蹭得手心立马变得水亮。

  林妄还没有回答完,被突然的三方攻势搅得失了智,嘴里也吐不出字句,双手抓着谢律的肩背爽得流泪。

  “因为这个事情吗?”谢律嗓音愈加暗哑,挤出的字眼像一粒粒飞溅的火星砸在林妄耳朵里,他恍惚想起,谢律本就是这么野性的人,温柔是外衣,目的是占领。

  谢律从他被啜得殷红的奶头上抬起头,邪气的舔了下嘴角,“但我今天不想谈怎么办?我现在只想干死你。”

  晚安。

  u

  谢律说完抽出了在下体磨蹭的手,牵扯出来的汁液连着手指拉成细线,断在空气里,手心已是一片淋漓,林妄被如此淫靡的一幕耻红了眼睛,但他又有些委屈,耳边还响着刚才对方凶狠的话。他撑着桌子,往后挪了一下,偏过头去。

  而谢律怎么可能让他退缩,滑腻的液体还缠在指尖,他伸手轻轻抹在林妄侧着的脸颊上,再凑过去慢慢的舔舐干净,掰过林妄的头全送进林妄嘴里。

  他摸着对方嫣红的眼角。还不够。

  “宝贝,今天你坐在观众席的时候我就满脑子都想操你,想钻进你的衬衫吸你的肉,脱掉裤子肏你的逼。大家肯定不知道吧,校花喜欢的高冷学弟其实有一个肥厚的小嫩逼,会流水,还会吸。”谢律抬高林妄的臀褪下裤子,又白又长的腿撑在桌上,像刚上餐的美味。湿嗒嗒的穴口就跟谢律口中说的一样,收缩着吐出黏液。“你看,多漂亮。”谢律猛地伸进一指,完全没有准备的林妄身体迅速收紧,难耐的哼出呻吟。

  “谢律,你有病啊,唔,我再也不来了,”林妄要疯了,他从没觉得一次做爱的前戏这么漫长,温柔像折磨。

  他的腿被拉到最大,还挂在身上的黑衬衫盖住了情欲满涨的阴茎,下方充血肥大的阴唇水亮,小小的阴蒂鼓出来,在空气里招摇。谢律看了一会儿,伸手在最小的肉粒上掐了一下,立马传来上方人儿的哭腔,“疼……”林妄完全撑不住自己了,手一软躺倒在桌上,只剩双腿抬着被谢律玩弄。

  谢律面前的林妄此刻像被脱壳的白鸡蛋,全身都在昏暗的光影下泛着朦胧的白光,亮滑的黑衬衫凌乱的盖在上半身,脸颊泛着被欺侮般的潮红,像纯情在由里到外熟透,和平日冷漠的样子判若两人又浑然一体。

  谢律像狼一样盯着他,黑亮的眼镜发出侵占的信号。他手下动作没停,揉捏着俏生生的阴蒂头,俯下身去含住挺立的阴茎,笔直干净的柱身胀满的时候也是红嫩诱人的,吸住马眼狠啜了两口再往下含住被折磨得像要滴血的阴蒂,“宝贝,舔到你最骚的地方了呢。”

  林妄双腿抖得像筛子,挣扎着夹紧,却被谢律撑着推开,白嫩的大腿肉捏出粉红的手指印。谢律放过可怜的肉粒,舌头戳进疯狂流水的穴洞里,嘴唇包着阴唇大口吮吸。林妄按着谢律的头只觉得骚逼想要痉挛,泪水早就流了满脸,他疯狂想叫谢律停下来,但爽得浑身发软,耳朵里只剩下谢律吞咽的声音。

  “宝贝喜欢被舔骚奶头还是骚逼,嗯?”谢律粗鲁的扒开被吸的高高鼓起来的软肉,舌尖戳进更深的地方,指甲在合不拢的肉瓣上挠刮,像是要把林妄吸干。

  林妄拼命咬着唇,但感觉实在太刺激,魂都快要被吸到谢律嘴里去,他只剩下欲望的本能,顺着舌头的进攻挺动下体,双手摸上微微红肿的奶尖蹂躏,迷糊不清的小嘴彻底被释放,“都喜欢哥,唔,会坏掉,不要弄了,”林妄腹部和逼肉都开始发酸,小腹因为紧绷的身体勾出微薄的肌肉线条,很轻很漂亮,阴茎吐出的黏液滴在肚子上,凹进一个小窝里。

  【重要提醒】

  明明喷出的水都被谢律吃下去,他却越来越涨。

  “乖,宝贝,不舔了,插进来好不好?嗯?”谢律吐出淫靡不堪的肥嫩穴肉,抬起头来,看着穴口缠绵的涌出了一小股汁水,又凑过去亲亲舔舔吸干净。

  谢律帅气的脸跟白天球场上没什么两样,即使做了淫荡的事,也依旧张扬,野性,致命的侵噬感。

  林妄的身体还在轻颤,没了温热翻搅的舌头穴口有点凉凉的,他抬了抬虚软无力的手,想抱抱。

  谢律重新去吻他的嘴角,轻轻啜了两口,抬起他的上半身和自己的贴在一起。

  “你好多汗,我手都勾不住。”林妄贴在谢律耳边细密的喘息。

  “我知道。宝贝,把我的内裤扯下来。”谢律揉着林妄的屁股,林妄就把手伸到下面拉内裤边。谢律的阴茎早就胀到了成熟阶段,粗长的戳出来,林妄的手探过去就感受到怒气腾腾的凶猛,经脉膨胀的盘绕在一根上面,下面的囊袋沉甸甸,像这个人一样蓄满攻占欲。

  谢律握着林妄的手撸了两下便直直的插进熟烂的肉穴里,湿滑的甬道毫不费力就捅到最深,林妄被瞬间填满,幸福的饱胀感几欲疯狂。腹部酸胀的感觉又席卷而来,没有被舔过的穴道深处被一下一下猛烈地撞击,勾动着淫水翻搅。谢律简单粗暴的插到最深再退出来,林妄敏感不堪的阴茎承受不了几下就喷射出精液。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