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谢律偏头,轻轻撞了下男生的胳膊,神秘地说:“不了,今天有事。”

  被拒绝的男生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挑了挑眉,“懂的!谢哥威武!谢哥加油!”然后利落的边挥手边跑远了。

  谢律无可奈何的扯了扯嘴角,眉心微蹙,勾着书包带,往他反方向走。

  他任由旁人误会,那是他的幌子,他太明白,放肆挥霍的青春里,太多看不清的真相掩盖在爱情的表象下面,默念着恋爱大过天,于是大家都能潇洒原谅。

  和汤羽走到校门口,林妄脑海里还是翻搅着那匆匆一瞥的残影。他本就无心约会,心不在焉的告别了汤羽,他也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球馆。

  刚刚比赛结束,又是周五,大家陆陆续续走掉之后馆内已经空无一人。

  他穿过球场走向更里面。

  推开更衣室的门,穿过球场的风呼的一下猛灌进屋内,窗户是关起来的,窗帘也拉着,风吹不出去,砸在窗户上啪啪作响,像嚣张的挑衅。

  林妄转身关上了门,一室静谧与昏暗。

  更衣室是有人的,在换衣服,刚脱掉上衣,隐约得见肉体在模糊光线里晃动。

  “你怎么这么慢?”林妄直截了当的开口,语气也是冷冰冰,罩在口罩下像蒙了一层霜。

  但对方好像不甚在意,继续脱着裤子。

  “送汤羽回家了?”低沉的声音反问道。

  林妄无语,向对方走过去,背靠在衣柜上,推动旁边开着的柜门一开一合。

  “没有,在校门口给打了车让她先回去了。”林妄语气淡淡的,伴着门摇晃的吱呀声显得有些冷漠。

  那人似是有些不赞同,伸手拦住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门板,言语里带了点调笑的意味:“你就让喜欢你的女孩子独自回家?”

  “哦,那我现在去把她接回来,一起吃个饭,看场电影再送她回去你说怎么样?还是你自己去送她?”林妄也有点想笑,边说边拉下了口罩,那被兜了很久的嘴唇放出来红嫩嫩的,念出那个人的名字,“谢律。”

  谢律衣服还没换上,运动过的身体被汗液流得湿漉漉的,蒸腾着热气,熏得房间愈加暖烘烘,裸露的手臂撑着门框,另一手往前掐住面前的脸蛋轻轻一扯,是近乎宠溺的语气说着:“坏男孩,又不叫哥哥。”

  然后咬住了面前的嘴唇。

  很轻。接着就含住吮了一口,吸住下嘴唇细细舔吻,本来就温软的唇瓣在男人的舔弄下愈发升温,林妄不自觉就张开嘴探出舌头,想让对方也含几口。但对方却不领情,细密的吻着嘴角,反反复复吸食厚嫩的唇瓣,也不缠住他的舌头交吻。

  “谢,唔。”林妄被挑逗着,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微愠的情绪被温柔地搅散,他伸手勾住了谢律的脖子,把自己送得更近。

  谢律吐出被吻得湿滑的唇,舌尖滑过面前白皙的下巴,脸颊,再到耳垂,灼热的气息打在耳廓上钻进耳蜗,强硬的声音却像哄着男孩:“宝贝,叫哥哥。”

  仿佛注入催情剂。

  林妄湿漉漉的眼睛快要滴出水来,里面是滋生的情欲,身体的记忆在复苏,与对方舌吻的快乐引得他轻轻抖了一下,黏腻的声音就在谢律耳边:“哥……”

  火热的吻瞬间就盖过来,谢律把林妄狠狠抵在衣柜上,撩起双腿放到腰侧,啪的拍了一下身前的屁股,强势冷硬,“夹好。”

  命令被送进对方的口腔里,红嫩的舌头终于被狠狠吸食,大量从口中分泌的津液都被吞进喉咙,疯狂的像要将彼此吞食干净。谢律的手顺着臀部向上伸进林妄宽松的衬衫里,毫不留情地按上小巧的乳头揉搓,拇指上下快速的刮蹭。谢律感觉腰间的腿猛地抽搐了一下,含住的小舌也失去力气,滑了出去,没兜住的汁液溢出嘴角,林妄身子软得不行,“别,哥,痒。”

  谢律不闻,拖着林妄的舌头在空气里交缠,再勾到自己嘴里细细的嚼,林妄舌根开都始发麻,呜呜的口水越流越多,沾得下巴滑腻一片,他感觉整条舌头都快要被吞进对方的肚子里。

  “等下舔舔就不痒了。”谢律下流的胡说八道。

  谢律见自己确实弄得狠了,托住林妄的腿放下来,把人抱到了窗边的桌上。他脱掉的衣服还没换上,上身裸露着,先前在球场上闪现的躯体现在就赤呈在林妄面前。

  剧烈运动过后的汗水还没有消散,亲吻缠绵发出的粗重喘息把他衬得无比性感,汗珠顺着身体流下去,在腹部的沟壑里分叉再隐入下体。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