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谢律托着他的屁股颠了两下,粗硬的肉根挤着敏感痉挛的肉壁搔磨,林妄只觉得全身都又麻又痒,腿和屁股都颤个不停,太过温柔的狠劲让林妄有些意识不清,掐着谢律的肩头指尖都勾进肉里。

  “喜欢你。”

  林妄声音被顶得高高低低,放荡又裹着羞涩,他垂头去看谢律,那硬朗英气的脸上也全染了水,眉目瞧着凶戾阴冷,凝着水滴对上他的眼睛。

  他心里欢喜,想亲亲那双眼睛,屁股却突然被掰开插进两根手指,他瞬间浑身绷紧,张嘴溢出一声奸吟。

  谢律还是望着他,满意的看他娇淫的神情,边叫边露出来的舌尖像在求他把它吃下去。

  “再伸出来点。”谢律喉咙也被浸了雨,泛着潮。

  林妄乖得要死,屁眼摸了几下泪都滴下来了,落在谢律嘴里,偏舌头接着就送过来钻进嘴里,吸住的时候彼此都尝到了咸意。

  谢律又那样黏乎乎的亲他了,舌头堵在口腔里只有彼此的那种交缠,他被拨得失去力气,呼吸都是谢律送过来的气息,哼哼着流的口水全被吞进喉咙里。

  他喜欢谢律会把他的东西吃下去。

  屁股里的手指变成四根,身体被打开的部位都被恶狠狠侵蚀,喘息和叶颤风鸣反反复复灌进他耳朵,他还听到地板上滴滴答答的声音,但不知道是雨还是他的水,反正肯定脏了一地。

  谢律缠着他的舌头勾到外面,转着圈吃了几口,舌根被扯得有点痛,又簌簌掉了几滴泪。

  “真乖。”谢律放了他,就着插在臀缝里的手抱着他走。阴穴已经绵软得开始自动收缩,林妄脸颊一整团的红潮连着眼角,和着嘴唇嫣红像上了妆。谢律忽然脑海里闪出林妄穿女装的样子,最好是裙子,漂亮得别人都辨不清他的样子,无知的揣测或者臆想都没有结果,只有他能脱下来摸到干净笔直的阴茎和柔软紧致的嫩逼。

  他卑劣的想,在另一边的落地窗把他放下来,手指和阴茎都抽离,让他转身扶着玻璃。他水嗒嗒的阴茎硬成硕大的巨龙戳着后穴,龟头刺进去又拔出来,浅浅的咕唧声一下一下,和着他的声音传进林妄耳朵里。

  “真漂亮,以后想看你穿裙子。”

  林妄被戳得难受死了,腰臀被捏着一片湿滑,谢律又在说瞎话。他耐不住顺着谢律的动作往后顶,饱硕的龟头便莽撞的破开了臀缝中媚红的穴洞,林妄被一个深插,屁股反射般的绞紧,腿差点软下去被谢律搂着腰禁锢在怀里。

  他脚趾湿漉漉的蜷成一团,可爱极,但涨红了脸喘着气也忍不住骂出声来。“你有病,谢律,我又不是女的,穿,穿你妈的裙子。”

  谢律狠狠顶了几下就转着圈在他屁股里磨,刮到林妄舒服的地方再恨不得操烂一样抵着干,林妄会哭得最厉害但是吸得他最紧。

  “我妈的裙子不好看,哥给你买。”谢律哧哧在他耳边轻笑,手摸到林妄肚皮上再滑到胸前,t恤撩起来全是被他揉红的指痕,但肉是白晃晃的。

  他看了一会儿,又从胸前摸到腋窝,手指穿进袖口拨掉了半边衣裳,谢律抓了他细白纤长的手臂舔上臂弯里软嫩的肉,一股骚透了的味道直被吃进嘴里,他常常看着男孩举起手露出整根手臂,就会肖想着舔这块白白软软的地方,终于被他含住,牙齿便咬得有些凶。

  林妄眼睛都有些肿了,眼泪唰唰地流,腋下是他最禁不得舔的地方,稍稍勾一下就像被咬住了阴蒂,咬住了再嘴里磨,上上下下都夹不住地一阵痉挛,他感觉谢律咬上来前面就喷出来,但他晕乎乎还想着谢律那句话,心里有些在意。

  “哥,你是不是希望我是女孩子。”他眼里朦朦的,忍着呻吟问谢律。

  林妄前面喷水的时候腿会夹得格外用力,谢律不用看就知道他爽死了,但他即使兴奋心里还满是担心,担心自己是因为这个喜欢他。真的太宝贝了。

  “我要女孩子我为什么要抱你?”

  谢律抽身惩罚似的顺着腋窝舔到腰上,压着舌头绕了两圈又舔回去,虽然在手臂,但是平时也很少露出来的私密领地就像腿心里藏起来的肉,被他揭开了吃得一干二净。

  “我是要你穿给我看,不是要看女孩子。”

  他钳住林妄的胯骨把插在屁股里的肉柱边抽动边往里挤,最后用力把肉球拍到洞口的时候,嘎吱的声音就忽然在玻璃上拉长了调,唐突的高亢之后又戛然而止。

  林妄身上都还湿淋淋,插到底时滑溜的那一下冷不丁爽得他失了魂,他虚无的张着嘴回头,身体柔软的折出一条弯曲的线,赤裸裸的缠住谢律宽硕精壮的肉体,他臀肉又白又软被谢律的胯压得扁了一半,溢出来的地方还可怜兮兮的像抖得出水,谢律托了托他侧仰的下巴,吻上簌簌跳扇的眼皮,

  “我还要你穿着裙子被我舔逼,我要插进去,我要到你最柔软的肉里亲你,我要看你身上每个地方都只为我流泪,你什么样我都要你。”

  “所以不要怕,在我心里,你永远不会失去你自己。”

  林妄倒吊的眼睛被温柔盖住,当头淋下

  【重要提醒】

  一捧下流,他哥就是有本事让他心软得想哭又一边肉道抽搐,说情话荤话都一流,而自己总在担忧,忧情忧爱忧过去和未来。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