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今天立秋放也不算太晚

  番外微博更新可能会比较早一点(因为方便

  还有最早写的一段也在那里有兴趣可以看

  番外不用等更新随缘就好

  我发现比起关注还是更喜欢评论嘿嘿

  爱你们晚安3

  s,绯夜

  他光着脚走到窗边。

  暴雨几乎没有停过,树头七零八落的枝巅震颤不已,碎溅的水花甚至结不成形。

  腿心里还胀着,不用摸都知道软绵绵水润润的,t恤只盖住了屁股,腿上的水痕还能反射出靡靡的光。狂浪的雨滴拍在窗户上迅猛又凶恶,他脑海里又开始闪现几小时前持续不断地冲撞,血脉都在鼓张。

  电光幻影雷鸣,顺带着那些胡言乱语和啜泣也回到意识里。

  谢律抱着他做爱,他们做了,爱。

  撅了嘴又收回来,念的时候都像在嘟嘴的唇形,让他觉得这个词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可爱。他都感觉在一夜之间,那些慌慌张张的不敢和蹑手蹑脚的谨慎已经淡得快要没有痕迹。他像个出厂设置紊乱的罐头,沮丧是长年累月的堆放,能叠加能忍耐,但如果塞进来的是欢愉,就会充气一样嘭地把整个罐子都填满。

  所以他现在无比轻快,有种美梦成真后缓过神来的兴奋,心里冒出呼之欲出的念头。

  推开窗。

  预料中的冷雨粗暴的闯进来扑在他脸上,撞击完又滑下去,渗进衣里。很凉,像淬了冰还添了青草味的汽水,滚了一路鸡皮疙瘩再消失。

  越是这样,他越是可耻的被浇得勃起了。

  明明皮肤散出寒意,风鼓鼓也吹不开黏在身上的布料,但身下的性器却慢慢撑起来顶开了衣角,他腿有些发颤,耳根透了粉,一只手孱孱撑住窗沿,另一手往下径直想去握住阴茎。

  有一只手比他更快的摸到了。

  一声低哼透着笑意烘在他耳边,体温吸去了他一半的冷意,“没吃饱?嗯?”

  轻飘飘的吻落在肩线,夹着轻厚的烟草味,干燥粗粝的指尖撩到他马眼转了一圈,啧,拉出来的淫线到肚脐才断开。

  林妄不知是冷的还是爽的,身子一抖,满脸痛苦又愉悦的神色。

  “你抽烟了。”他看见蓝白色的雾还未飘到窗口就被无情打散。

  谢律轻轻嗯,指缝夹着烟蒂又吸了一口,烟头被雨瓢得有些湿,微弱的红光奄奄一息。谢律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水气,把烟圈全吐进了他耳朵里。

  他转过身轻轻捧了谢律的脸,踮脚坐上窗沿,湿透的身体贴着半透明的白衬衫和谢律厮磨,下体成一滩水裹住谢律大腿间的肉龙,挺着腰给他操进来。

  谢律几乎是粗鲁的拉开林妄的腿把他抱起来,鸡巴在肉花里凶狠的抽插,身前湿透了的人瞬间就被干出了红晕,夹着谢律的腿狂抖,雨水打湿的眼鼻唇沾了冷意,蒙在情潮的热温之上闪着光,他像爬上窗台的水妖在诱惑谢律,热情又猛烈的扭着腰尖叫。

  “哥哥。”

  谢律咬住林妄耳垂上滴滴答答坠落的水珠,沿着耳廓吸到眼角,他身下发狠撞得林妄的睫毛簌簌发抖,凶极了。

  林妄背上还被风拍打着,凉透了,但他胸前谢律的身子热烘烘,隔着湿透的衬衫烫进肉里。

  夏夜的炽烈与清凉全在他身上。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