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不…不是…”

  “小狗没你这么软的屁股,也没这么小的嫩逼。”

  林妄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舌头从臀肉溜进臀缝里,再滑到肉道吸住了柔软的肉瓣,要化了。他被里里外外舔了好多遍,湿哒哒的都被吃掉,尿口都被刮的发胀,他感觉自己被抬到月亮里,挂在天上,糜软不堪的阴户大敞着被服侍,泡在温软的口腔把什么都吸走了,只剩下灵魂在飘荡。

  谢律嘴里的软肉已经不要命的在抖,头上却没有任何声音,他咬住肥白的臀肉留了一个牙印,摸到林妄面上的时候,湿淋淋比下面流的还凶。

  “今天好乖,舒服还是不舒服?”谢律把他转过来抱在身上,看着林妄黑黝的眼睛蓄满情水。

  林妄前后都被燎遍了,情潮熏着脸跟手能掐出水来,眉眼透粉含春,小腿还有点抽连带着唇也在抖,但他一清醒就想到今天穿的女装,又有点羞,整个人一直楞楞地,支吾半天了说,“裙子要脏了。”

  “没有,”谢律小腹突突抽动了几下,口水咽掉往下摸,湿了一片裙边,“看不出来的。”

  “噢。”

  林妄软软陷在余韵里,趴在谢律肩上,瞥到散落的一地羞耻。

  “玫瑰花掉地上了。”

  “你没掉就好。”

  “你好无聊。”

  “那你要这样趴在我身上走吗?”

  “…”不想动。

  “背你。”

  深更半夜,勉为其难好了。

  走到一家不知名的店前,门口有一面钟。

  “哥,七夕早过了。”

  “…”

  “夏天也结束了。”

  “?”

  “今天是立秋噢。”林妄对季节的敏感度让他忽然便像染了深秋的落寞。

  “…你倒是记得这个。”谢律托着林妄颠了颠,继续走着。

  “我记得好多。”大概可以算到夏日闪回的每一刻。

  谢律忽然站住扭头不知道看了什么,然后继续往前走。

  “…”

  过了一会儿,无比清晰的声音穿过脊背透进林妄心中。

  “那你以后春夏秋冬都告诉我,我们一起记得。”

  路上人不多了,热浪还是一阵一阵的,林妄不知道是走在夏天还是走在秋天,颤颤地指针摆在两边,每一步都一个时节。他心里不自觉默念,湿着眼看谢律的后脑勺沉默得像不见月亮的天空。

  七夕小番外昨晚没赶上发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