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跑完主线我又可以玩花式体位了欧耶(●v?v●)

  i,盲月

  “要不要试试。”谢律裆部的鼓起顶在他腿中间,林妄微微踮起脚尖,挺着腰把双腿夹紧。

  七夕的玫瑰花时刻沾着露水像不会衰败,刚才谢律被路边的小男孩拉住卖到自己手里林妄还有点不好意思,这会儿那点不好意思已经快丢尽了。

  “不能叫太大声,忍不忍得住。”如火的气息燎到他耳后,微挺的屁股被重重地捏住,揉得缓慢但用力。

  林妄根本拒绝不了,酒吧后巷的拐角里四面昏暗,谢律的声音和气息浓得化不开,他咬着嘴扯紧谢律的t恤,玫瑰花还拽在手里,对方的手却从裙摆伸进去,掌心托住热乎乎的阴户揉搓。

  “一只手就包住了,怎么这么小的。”厚实的手掌来来回回摩挲,内裤都快被擦破,指尖勾住臀缝里的肉洞挤进去,一只手里里外外全摸遍了。

  林妄还没出声,咕唧唧的水声就先响个不停,他抵着谢律的额头从谢律嘴里汲取火热的空气,舌尖颤巍巍地发抖。

  谢律挑了挑林妄的下巴,两只手都钻进衣服里面捏住了小奶尖,他吻林妄的时候扯了扯下唇,嘟嘟的弹拨声比舌尖交吮更色情,林妄的脸颊一阵高热,瘫在谢律肩上软了腿根子。

  谢律裤裆的热度钻到他裙子里把腿心都蒸得熟了,他汗涔涔的头脑发热,摸到谢律拉链就扯下来伸进去抓住谢律的阴茎,龟头已经蓄满了狂热迅速戳出来,谢律往他手里顶一下,就擦着阴唇戳到紧锁的肉洞口,林妄前前后后都飞快的着了火,手一软,指尖便松了,娇艳的花簌簌地全落到下面。

  谢律抵在滑腻的侧颈,喘息又粗又热把情欲压得愈发膨胀。“内裤扯开。”谢律舔着胸口抬了一条腿把下面拉开,勒紧的内裤一下就再包不住肥胖充血的肉唇,胀开的骚肉挤出来卡在边上又撑又痒。

  “唔,”林妄没忍住哼声,急速缩了下屁股,谢律蹲下钻进裙摆里抓着他的手勾住轻薄的布料往里按,凸起的阴蒂困在里面,被谢律嘬了两口就吐出来了,鼻唇从腿根舔到膝弯里,白白裸露的腿夹着男人的头簌簌发抖。

  “啊,好热,轻点咬。”肉缝几口就被舔开了,露出里面的软肉被吸得滋滋作响,圆鼓鼓的核被含在嘴里一寸寸磨,舌尖从山包滑到洞口下面就全湿了,挂着水牵成黏稠的丝。

  林妄膝盖都颤,腿弯弯的软肉都被玷污,上衣垂了一半堪堪遮住娇软的胸,他意识昏沉想起出门的时候谢律非要挑低领,现在一松就肩颈臂乳全暴露。

  “屁股是真翘,刚才在路上裙子都被顶起来了。”谢律吃到他臀缝里,翕合的洞口软得要化掉,他咬住肥白的屁股肉托起腿舔得更深,摩挲的指头擦得阴阜火辣辣。“我蹲下拿花的时候就想咬一口,姐姐喜不喜欢?”

  林妄哆哆嗦嗦被舔得丢了魂,迷糊地像听到男孩叫姐姐,下一秒裙子里面前前后后连翘起来的阴茎都被啜了个遍,触感粗粝地指尖摸着马眼转圈,林妄也跟着转到神智晕眩,喉咙像发烧呼出来的气烫得哑掉。

  “好热,屁股舔死了,哥…”他抖腿喷水的时候还撑着腰,谢律起来抱起他,凶具戳到腿间火热的压着花唇一路刮到屁股缝里,粗硕的肉根拍拍淫乱的水就莽撞的挤进肉壁插进肉道里。

  林妄被操得一哽,重重地落在谢律身上,柔软的内壁绞着粗长紧得两个人都头皮发麻,谢律放慢了动作吻着脖子肩膀,粗重的呼吸凑到领口就挑开了松散的布料叼住嫩翘的小乳,含着尖画圈。

  “胆子这么大什么都不穿,就不怕别人看到?”谢律抚着他的耳朵,齐肩短发被泪水沾住凌乱的散开,光线很暗,谢律也能看到林妄散着热气的脸颊红透了。

  “不是…唔,”林妄打了个颤,“很小,看不到的,”

  林妄哗啦啦流了满脸泪,乳尖骚红鼓胀还要被深深浅浅地撞击,张嘴又不敢哭得大声,咬着唇盘在谢律腰上蜷紧了脚趾。

  “不是吃几口就又大又骚吗?”谢律精壮的手臂勾起林妄的腿,鼻尖蹭着软乎乎的脸颊放浪地接吻,“抱紧。”

  林妄的腿几乎被揽到肩上,他身体被折在谢律胸前,雄伟精壮的身躯滚烫,瘆人的巨棒来来回回磨开厚阴唇干进阴道,他被抛起又放下,屁股被挤的又红又肿,软哒哒的肉洞操出的淫水胡乱的甩,林妄着不了地,皮肉裹在谢律疯狂的玩弄中颤动。

  “不要了,谢律,放我下去,放开我呜。”林妄夹不住,一阵阵喷水,他想忤逆身体的更极端的快意,咬着谢律的耳朵磨出含糊不清的句子。

  “乖,再插一会,能不能站稳,哥抱着你。”谢律把他放下去,从后面揽住细颤颤的腰,轻柔得小心翼翼,被咬得膨胀发紫的阴茎却坚挺的塞进菊穴,把肉洞填得严严实实。

  谢律伏在他耳边舔他的脸颊,高大强健地把他罩在臂弯里耐心的一点点操他屁股,虬结的肌肉结实有力像发情的野兽,林妄安心的困在领地里四肢都热烘烘,是他长日驯服的猎物。

  林妄扭头再次含住谢律的耳朵

  【重要提醒】

  ,屁股里的肉棒却忽然生猛的抽动,有几根手指强硬地拉开了骚软的肉穴飞快地弹拨肥鼓的阴蒂,顺带扯开的阴道口像失禁般涌出水液,“哥哥给你拉开,尿出来。”谢律热烘烘的淫言让林妄虚软的下颌一紧,嘴里立即尝到了血腥味,淫虐的气息像一下子打开他的羞耻心,黑暗里哗哗的水滴声逐渐放大清晰,他大张着腿嘴里还无意识舔着流血的耳垂,屁股里好像被灌进了几股液体,断断续续。

  “别摸,啊,好胀,爽死了…”

  林妄浑身软塌塌地全靠谢律搂着,粗长的肉鞭拔出来又插回去在延缓高潮期,水嘟嘟的肉唇还被捏在手里,谢律吻着他的后颈进进出出的玩着肉道,林妄想去抓谢律的手,却根本使不上力。

  “小狗才在这里撒尿,让我看看你是小狗吗?”谢律钻到他腿心里摸着大腿又去舔他屁股上软软的肥肉,“你是吗?”屁股被拍了下,在巷道里发出脆响。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