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所以林妄跟谢律说票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他想坦白这件事情。

  谢律拨了拨林妄的头发,差不多干了,便亲了亲松软的头顶,“你觉得可以就行,你一直小心翼翼,这种程度甚至都不算任性,我不会不答应的。”

  耳朵有点痒,谢律把他抱到腿上,睡裤一扯就把他下面塞满了。

  “嗯……那我跟汤羽是连坐……的吗?”他拨开谢律的领口从胸前摸到腹肌,呼吸不平。

  “汤羽去是因为她也有想看的人,我答应她的东西总要应允。”谢律拔出来又挺进了后面的肉道里。“你只要专心看我。”

  “啊,慢点,”林妄被过再也不去……唔,你到底要哪里……”

  浴后潮湿的热腥气格外暖,林妄身上沉甸甸越发使不上力,谢律操大了后面又进到肉穴里去,前后都要鞭打得又红又湿。

  “你舍得不去?”谢律吻住嫣红的乳尖,挑起眼睛。

  林妄揪紧身后的枕头,微微倒斜的姿势让他头有点充血,但是下面进得深,腰腹软得没有一丝力气,跪躺在谢律大腿上哭花了眼睛。

  “你舍不得。”谢律挠他纤薄的肚皮,凹凸的骨骼一寸寸都被吃到嘴里,林妄抖着腿被撞得零零散散,热浪滚滚,谢律像火一样烧在他身上,“慢点,啊,我舍不得,呜,不要了……”

  比赛当天果然热闹非凡,场馆里的人群像炸开的一锅爆米花,每一个都鲜亮又热烈,每个人在这时候都尽力呼喊,燃起光来。

  林妄找到座位的时候汤羽已经在了,正对着场内拍照,镜头的主角夹在人群里模糊不清,她估计也有些懊恼,林妄叫她的时候都没有听到。

  他在穿球服的人群里找了找,还没有看到谢律,又怕突然打招呼吓到汤羽,干脆自己先坐下了。

  “欸!你什么时候来的?”等汤羽终于放下相机发现他,游戏都打完一局了。

  林妄神秘地笑了笑,小声开口,“刚到。你拍谁呢?”

  汤羽的眼珠转了转,凑到他耳边,林妄以为她要告诉自己,结果耳边轻轻传来一句,“不告诉你。”

  行,伪情侣关系也在此时宣告破裂。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这次的位置和上次阴差阳错坐过的位置几乎是同个视角,虽然人更多了,但他反而没有上次那么慌张。

  果然自己内心感情的坚定比外在五花八门的掩饰强大好几个层次。

  他问汤羽有没有觉得这个位置似曾相识,汤羽环顾四周发现还真是,便揶揄这大概是属于他的最佳位置。

  一个短暂夏天的光影,放肆与不安,坦白与重建都是在摆正他和谢律曾经歪斜过的关系,他最初以为是错的,所以忐忑的坐在这里,一边满不在乎的放纵情欲,一边失望的封杀未来,但是其实回过头发现,他没有偏离,他早就坐在了最佳位置。

  林妄笑笑,这个词很合适。

  他看向缓缓走到护拦边听着教练指令的男人。红色的球服被他穿得潇洒又强悍,没有人知道它经历过什么,也没有人闻到它每一根纤维吸收过的味道。

  但他知道。他感到兴奋,他为这种悄无声息的宣告与占有方式兴奋。

  开场之前,看台上加油的人声如浪潮,林妄耳边都是呼喊。谢律扫视了一眼,勾起的嘴角划过了一整排观众最后落在林妄身上。他的笑意还未褪去,好像也不在乎其他东西了,定定的看着林妄的眼睛,额头跌落的汗珠挂在眉梢,凝结了洒脱的意气,在林妄的脑海里闪烁不定。

  林妄仿佛已经可以看到结束时谢律与队友们的欢呼和击掌,而开场哨声响起的时候,他听见夏日重启的声音。

  正文完。

  这次是真的。

  越到结束时越忐忑,反反复复这几乎是最艰难的产出,对我来说写纯凰文的同时写剧情真的不是容易的选择,但我还是很开心我把想表达的认真表达出来了。

  可能不是什么优秀的故事,你们却一直在支持我我很很很很感激,这算是我全新的尝试,虽不完美还算满意(自夸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