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你为什么会知道?!”林妄凌乱的意识转了一圈恍然意识到,这件事情他从来没有跟谢律说过,他指尖都开始颤抖,怎么会?

  他借谢律的书时谢律高中都快要毕业,他傻乎乎的写那些情诗,但是不敢让对方看见哪怕一句。他开始在自己书上写,后来有一次数学书丢了,刚好哥哥的还留着便给了他,他数学听不懂的时候看着哥哥写的那些公式就会忍不住描摹,或者偷偷在角落里涂下说不出口的句子。这些都是他的秘密。

  秘密就是不能掀开不能戳破的东西,从出现到死亡为止。它蛰伏在伤疤里就不能再见血,它锁在盒子里就不能再破解,除非你愿意它不再称为秘密。

  现在,他以为是秘密的东西其实早就被看了无数眼读了无数遍,他无法不错愕不安。

  “高考之前复习的时候老师说把高一高二的书都拿出来看几遍,所以我又拿回去翻过。你忘记了吧小笨蛋。你真傻。”谢律亲吻他的耳朵,扣住他的手放到胸口。

  他在安抚自己。

  人生好微妙啊,林妄在被谢律转过去之前又看了一眼那本夹在书堆里的诗句,他记得那首诗很长,悠扬又浪漫,但他当时读起来酸涩又暗淡。

  他忽然明白了时过境迁。

  “不要再想从前了林妄,看着我,此时如果你不爱我……”谢律像憋不出作文的小孩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最后说出的话带着傻气却又强硬得一如往常,“我不允许。”

  不看你时浪漫,看你时简单。谢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明明背着他写诗但在一起就很强势。

  他一下就不难过了,谢律抱着他把书架都撞得摇摇晃晃,呼吸是热的,欲望也是热的,窗外天气是热的,但这里温度是刚刚好当我们拥抱着。

  好了我知道了我超啰嗦

  下一章正文完结

  (晚安今天也爱你们

  d,夏日重启

  最近有人见到谢律、汤羽和林妄一起去了火锅店,又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谢律找林妄谈话过的消息,众人猜测许是谢律决定退出了,又或者林妄不愿再这种关系里纠葛,于是三个人要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一聊。

  聊是聊了,但聊了什么旁人又不得而知。

  “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汤羽夹了一片牛肚上上下下烫熟了专心吃着,虽然发出疑问,但是问题的重要性显然还比不上嘴里的食物。

  林妄吃不得太辣,会肚子痛,可他总忍不住红亮亮的诱惑老去往红油里捞,吃了几口脸色倒是没多大变化,嘴唇红了几度。谢律不想让他吃多,在清汤里下了虾滑再夹给他。

  “看见又不能说明什么,正常来说旁观者从未了解过真相,便不会在乎事情本身的是非曲折,凭着三言两语模棱两可的猜测拼出个大概就足够了。而且过些天就市联赛,没人再来关心我们的。”谢律见林妄乖乖吃掉也就没说他,瞥到汤羽正开始在锅里翻找,给红油锅里也放了几颗。

  “行。”汤羽啜了一口脑花不置可否,看着谢律的动作却有些惊讶的样子,“给我放的?”

  谢律的手悬在空中顿了一下,疑惑的望向她,“你不吃虾?”

  当事人似是满头问号,林妄却在旁边忽然笑出声。

  “吃,我吃的,谢谢谢大少爷。”汤羽也忍不住笑,瞅了一眼林妄郁闷的摇了摇头,调侃失败。

  林妄没有想到三个人一起吃饭居然还挺有意思,汤羽比上次温柔的样子又多了些有趣,直到最后吃完了,林妄的心情也是轻松愉悦的。

  街灯昏暗,行人零散,夏天的夜晚也湿热得像拧得出水的蒸毛巾,走一会儿就会出汗,但难得今晚有风,他们提前从出租车下来了,走回去的路上谢律状似无意地问林妄。

  “你刚才是笑我吗?”

  谢律走路的时候手背老是轻轻的擦过林妄的手,林妄被蹭得心砰砰跳,像这样并行的时间里细小的摩擦很诱人。他弯弯眼角,也晃晃手臂,语气里都是微妙的欢喜。

  “我之前还真的怀疑过你是不是喜欢汤羽,但是今天看你们俩个的样子真的一点没有能谈情的感觉。”林妄歪了歪头,路灯下几只小小的飞蛾不停地扑腾着。“但凡有一点喜欢都会从语气眼神和肢体动作流露出来的。”

  “就像你吃饭的时候还一直观察这个?还是现在偷偷摸摸碰我的手?”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