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林妄一边又疼又痒,一边还要听他胡诌,水着眼睛去推他手,娇横又漂亮,“就是哥哥太凶弄坏的,你去找他好了。”

  谢律抓住他的手笑,还是那种凌厉的眼神盯着他,亲了亲细白的手指又含进嘴里。明明只是刮了一下中指的指腹,林妄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舌尖和眼光的诱惑力太强了,他想瞥开眼,又想看他含进去再吐出来换一根,粉白的指甲像涂了油亮闪闪的,他动了动手指想伸进去一点,却忽然被放开了。

  谢律又换了兴致,抓着他的胯往下扯了点,冷漠的语气像极了不讲理的歹徒。“那总还有没坏的地方是不是?”

  蛮横的力量直接拉下他的裤头,他屁股和腿都悬空在桌边,大敞着露在谢律面前。“啊……”他反射性一缩,想把腿合起来,但谢律已经摸到了湿乎乎的肉户上,从前往后捋了一手黏液。

  细细的穴缝被重重地刮过,林妄眼前瞬间闪过一道白光,肉花迅速绽开了内壁,诚实又坦然。他脸腮全泛了潮红,手紧紧地扣在桌沿,胸下浅浅的肋骨被挺得浮出印子,白白净净,清纯又色情。

  谢律黑亮的眼睛升起火光,托起林妄的腰让他站起来转过身去,一手十指紧扣着撑着桌子,另一只罩住柔软的阴穴轻轻重重的揉捏,背后坚硬的凶器抵着他根本动弹不得,被困在怀里颤抖。

  细碎的吻落在肩头,但是手中的动作越来越重,林妄颤着腿往后缩,腿根夹紧了手掌想让他往深点摸。

  “你,先摸摸里面。”他喘着气,声音都细细的,顺着谢律的手臂伸到腿心按进去,粗粝的手指轻松地滑进了肉道里,他仰起脖子绵绵的呻吟,像只乖乖发情的猫。

  谢律插进去又抽出来了,两指夹着胖乎乎的肉唇揉捏,细小的阴蒂夹在里面滚来滚去,摸遍了敏感的地方,却偏不让他如意。

  谢律啜了啜他的唇,捧着脸转到面前一路亲到下面,温热的口腔含住嫩生生的阴茎吸得用力,几下林妄就头昏眼花,呜呜呀呀的快活得不行。

  林妄挺起腰双腿岔着打颤,他有种暴露在阳光里的羞耻感。

  “男朋友能不能舔你的逼?”谢律吮吸着说话的声音又粗又欲,带着散不尽的热气飘进林妄耳朵,他凌乱的意识迅速溃散,在高高低低地情欲里混乱不清。

  “舔,求你,舔进去。”

  气死我了发了十几次

  (解锁恋爱关系搞凰圣地?

  a,一起饮用那无尽的黄昏

  滚烫的舌头贴着肥嫩的肉户上上下下刮了一遍,扯开肥厚的肉唇亮晶晶的全是水,像揭开了常年被水泡养的肉蚌,谢律抵着舌尖按在阴蒂上疯狂颤动,手掌抚着腿根处的臀肉轻轻缓缓的摸,又快又慢把林妄一点点吃进去。

  林妄有点害怕,他们这个地方太显眼了,但他根本抬不起手,腿软软的被谢律撩起来拉开,对方像舌吻一样压着骚红的肉瓣把舌头伸到里面边舔边戳。林妄伸出舌尖刮了下唇瓣却越发干渴,他嘴唇微张忽然也好想舔舔,和谢律舌头挤着舔进去缠在一起,对方咬住阴蒂的时候他能钻进肉道里,里里外外都舒服。

  他胡思乱想不知想到了哪里去,硬得发疼的乳头又胀起来了,刚刚谢律只舔了几下,现在瘙痒盖过了疼痛,他想去揉,但是手撑着桌拿不起来,奶尖兀自鼓鼓的像蓄满奶汁。他低下头看了一眼,红红的尖挺得有点可怜。

  “酒还喝不喝?”谢律略带促狭的笑声裹住他的耳朵,他被折磨得恍恍惚惚哪里听得清,微凉的酒液渡过来的时候粗烫的舌头也钻进来了,他扭着头无助的颤栗,阴唇被狠狠的按住了,舌尖被吸住满是酸涩的清香。

  “还剩一点也喂给你好不好?”谢律一指沾了酒猛地插进了后面的肉洞,紧实火热的穴肉瞬间绞上来,林妄瘫软在桌上,半仰着身子勉强站住。

  谢律缓缓插了一会儿,手指加到三根的时候一股微凉的水流浇了上来,哗哗的四处流淌,酸甜可口的味道转眼在腿下弥漫开。

  “什?……唔……”林妄小腹一抽,浑身被激起细碎的疙瘩,酒汁已经不似之前的冰,但是被啜食得又红又热的肉逼还是被狠狠地刺激到了,急促地蠕动着软肉像在吞咽一样。

  谢律贴着水倒下来的地方,从腹上吃到臀缝里,吸的啧啧作响。

  “你好,浪费啊,”林妄仰着头埋怨,小腹缩得凹进去一片,显得纤薄又脆弱,但肉户被谢律一口一口吮得肥胖又盈亮,谢律舌尖戳一下,就像要扎破鲜脆多汁的浆果。

  谢律拉开红鼓鼓的肉花轻轻嗅,鼻尖压在软肉上胡乱的刮。“又软又甜,你喝不完的我都帮你喝掉了怎么算浪费?”男人的声音像挤出来一样粗厚沉闷,各种柔软滚烫的触感乱七八糟的堆在狭小的肉缝里,林妄感觉有点失控,水在汩汩的往外流,或许有吞进去的酒还有喷出来的,一股脑都涌出来,他腿要站不住,挺着腰抖得像筛糠。

  “够,够了……”

  他细瘦的腰在桌面以上端正白皙又漂亮,桌下却大张着腿被男人一口一口吞进嘴里,腿上尽是凌乱的水痕。

  【重要提醒】

  “你们两个等等我!”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高喊,有点远,像在跑,但听不真切,林妄有些不确定是走廊还是楼下传来的。

  “有人来了。”谢律含着阴蒂嗞嗞嘬了几下,抬起头看他。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