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林妄愣愣看她潇洒的背影,又掂了掂手上的东西,觉得好笑又甜蜜,不由得胸口鼓起甜腻的泡泡,就像沸腾着膨胀的糖浆。

  他懒得再回教室听无聊的政治大讲堂,寻了个空教室拆牛皮袋子。

  里面的东西很简单。

  一个没有logo的玻璃杯子,清透的杯身凝满了水珠,折出的光闪烁不停。里面泡了两块切片,像柠檬,但果皮带了墨绿的一丝浓意,薄薄的衬在水里又澈亮得如草绿,微黄的几根细丝大概是蜂蜜,绕在水里,看着便觉得清凉,瞬间便拂去了课堂的困倦枯燥。

  他把杯子拿出来,咕咕翻腾的气泡便四面八方炸开来,混着冰块的碰撞声在林妄手上嗞嗞的冒冷气。

  他掀了盖子想喝一口,却发现袋子里面还有一张卡片,薄荷绿,用塑膜套着所以一点没有晕湿。

  林妄有些新奇,仿佛头一次收到手写信的男孩子。

  所以在打开之前,他深吸了口气,决定先喝一口冰果汁来缓解加速的心跳。

  第一口咽下去的时候,他正看到第一句。

  “我希望你看这一行字的时候已经尝过这杯奇妙的东西。”嗯,刚经过喉管正流向胃去。

  “因为我想说的其实放在了酒里。”

  林妄喝的那一口在咽下之后便开始在口腔里跳跃,他想象中的酸里还掺了涩意,发酵过的酿味缓慢的蔓延开,原来是酒,不是果汁。

  难怪耳朵里有怦怦像绽放的声音。

  “当我终于把它呈给你,我在心里期许,它跟你都永葆赏味期。”

  “toylie”

  sure终于出来了

  什么意思应该能读出来(不能请面壁

  本意就是肉却在一本正经注入剧情的老母亲流下热泪

  今天也晚安爱你们

  r,恋爱见习

  酒意在透渗。

  林妄说不出现在什么感觉,真有点昏昏欲醉的,像被从泡泡机里吹出来却着不了地了。

  谢律没有说一个爱字,但他却似看见了一整页纸的我爱你。

  不是在自作多情对不对!

  他特别土的吧唧吧唧嘴,舌尖仿佛还留着蜜,看着前面整排整排空荡荡的座位,就很想大喊一声,我哥也太浪漫了吧!!!!!

  林妄把卡片举起来又仔细瞧了一遍,谢律的字不是那种很清秀好看的,反而有点乱,但弯折勾连都往他心上走。他凑到卡面轻轻嗅了嗅,凉凉的没什么味道,但嘴唇还是凑过去很认真的吻了一吻。

  好幼稚吼,他亲完又笑,捏着杯子的指尖都冰透了也舍不得放开。

  谢律看汤羽去给林妄送东西回来了,估摸着对方也差不多应该看到了,但是又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信息或者电话发过来。

  不会是回去上课了吧?谢律心里一紧。

  他上上下下甩着手机,倚在窗口,神色淡漠但心里在打鼓了。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