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他哼得可怜极了,但两腿夹得很紧,阴茎甩出的精液都飞到枕边和谢律脸上,他半阖着眼淫态毕露,乳头蹭过尿道口再刮到阴唇上,反反复复贴着挤压但怎么也碰不到肉道里去。

  太小了,外面搔刮遍里面却越来越痒,林妄酡红的脸上神思模糊,颤颤巍巍的屁股喷得一塌糊涂,谢律肩窝里都勾了一弯林妄的骚水,乳头像泡在温泉水里湿热无比,他喘得又粗又重,揪着林妄的奶头磨成玫瑰色,鼓起尖包的白团又小又嫩,他唇都涩了,握住林妄的腰让乳肉荡出波浪。

  “好鼓,会喷奶吗,林妄,你自己摸一下。”

  林妄揪了一把谢律的胸,真的乖乖的摸到自己胸上,拉住谢律的手插进他的指缝,任由男人来回扫拨颤颤欲落的乳孔。

  他也是男人,怎么可能喷奶呢?林妄满脑子荒唐,却又在想到谢律把他的乳头捏出奶的画面时不自觉一哆嗦,粉白的两团都浮起了细细的疙瘩,胸口热浪翻涌真的像有什么要冲出来一样。

  “你吸一下,哥,我好热。”他嘴唇颤动,摇摇晃晃骑在谢律身上。房间没有开灯,窗外的雨影和微光让他显得极不真实。

  谢律黑沉沉的眼睛一直望着他,他垂下眼睛跟他对视一眼羞耻心就回复原位,他不要去看他了,仰起下巴留给谢律一个漂亮的剪影。

  谢律觉得这时候如果林妄是被雨淋湿了跨在他身上是再适合不过,大概有种塞壬风情。他因自己的念头哼笑出声,捉了林妄一根手指刮着乳头快速的弹拨,小小的乳浪浮起来越发漂亮,他嘴里还不饶,“吸了就有奶吗,骗我吃你奶头是不是。”

  林妄玩着他哥的乳头又被玩着自己的,奇奇怪怪的快乐把他搅得浮沉反复,谢律就知道臊他,胸腔的震动全震在他腿心里了,他管不得许多,疯狂摇着屁股,阴户里上上下下快被磨烂了还是进不到里面,他又想哭,把手伸到穴口掰开了往下坐,还是没有用,阴蒂充血都鼓起来了,贴着谢律的皮肤被压的滚来滚去,林妄被挤得直哆嗦,抓了谢律的手往屁股下塞,“你帮帮我,哥,你操我吧,我不玩了,呜。”

  他缩了缩腿想爬到下面去,但谢律掐了把他骚鼓鼓的阴蒂又把他掐得腿软,指腹粗粝的中指摸到阴道口便被吸进去了,他反射性一抖就坐着指头起起伏伏。

  谢律眼里也都是狂风暴雨,想立刻就把林妄浇烂了。“坐到上面来,痒死了是不是,哥给你舔舔。”他拍拍林妄的屁股让他往前跨一步,白嫩的腿间摇坠的水便从胸口滴到他嘴边,林妄也等不急,撑着床栏挺腹迎上谢律的脸,一根温热有力的舌头贴着阴户重重的一舔,林妄瞬间就发了水,抽搐着喷了谢律一脸。

  他快活的要死了,泪簌簌的掉,一只手摸到腿边拉开了给他舔,他什么都不要了,谢律把他吃掉好了。“再重点,哥,阴蒂也要,舌头插进来干死我。”

  他还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阴茎跳着射了几股无暇顾及,跪着被身下的男人舔得发疯。

  谢律一点也不温柔,握住他阴茎撸动的时候嘴还咬着阴阜,滋溜溜的舔吸声堆积在逼仄的两腿间听得他手脚蜷缩。上面吃得软了,指腹又拉开阴唇含住肥软的肉粒,强悍的挤进缝里摸他被乳头操开过的尿口。林妄觉得自己被拆成了好多块,每一块都被谢律占据,他耸着屁股往谢律脸上坐,胡乱的叫喊。

  那么小的地方被谢律重重地啜在嘴里,舌头滑腻腻的像条鱼要游进去,林妄怕极了,酥麻的快意沿着尾椎骨一路泛到头皮,他去推谢律的脸但根本没有力气,无助的抓着谢律的头发边哭边叫,“我不要了,谢律,不要舔了,呜,会死。”

  谢律手指抽了出去,大掌托起林妄的屁股轻轻安抚,温柔地舔了两下阴蒂头,抬起脸看了一眼,指尖沾满了濡湿的水液,他就着一齐插进了屁股后面的洞眼里。

  他啾啾吻着撑在上面绷紧的肚皮,三根手指都放进去,前面失了堵塞哗哗的淌水,糊了谢律下巴滴滴答答的流下去,“乖,屁股真能吃。”

  林妄浑身都滚烫了,穴壁里空虚的摩擦着像要融化掉,谢律的舌头挤进阴道里又快又狠的翻搅,指腹顺着翻开的大阴唇有一下没一下摩挲,他撑着床栏的手也软了,脱力的吊在边沿,腰塌成弯弓,撅着屁股迎合谢律的手和脸。

  谢律掐着臀肉的手用力的抓揉,快速抽动的指头模糊得看不清形状,他舔进黏乎乎的肉逼里面被夹得死紧,四面八方涌过来的骚水全堆在肉里,林妄又胀又麻,小腹抽搐着,阴唇鼓得老高,还没被操就骚得糜烂不堪,他仰着脸呜咽,口水流了满下巴,“好热,不要了,谢律,放开我,要出来了……”

  林妄瑟缩着开始挣扎,浑身抖个不停,却根本推不动谢律,肉逼里滑腻的舌头溜到阴道口打了个圈,狠狠啜了一口,他两眼发黑,绝望的夹紧腿根,撑着谢律的脸颤抖着喷出了腥甜的淫液。

  林妄哆哆嗦嗦的喷完便泄力似的滑到谢律胸前,谢律面无表情的舔了舔唇,拔出手指翻身把他围在胸前。

  他昏昏沉沉抖着腿失了神智,只见谢律握着粗鄙可怖的阴茎甩了甩,拍打在他

  【重要提醒】

  还抽哒哒漏着水的骚穴上。大张的腿间敏感的肉道反射性不堪地蠕动,骚嫩的开合吞吐像淫贱的求欢。

  他垂死都没有力气,呆愣愣地看着谢律抬起他的腿把鸡巴插进去。身上的人也盯着他,微蹙的眉头,用力而绷紧的青筋都狠狠地撞进他心里。谢律跪着垫在他腿下,啪啪交合的下体几乎悬在空中,林妄反手无助地攥紧了枕头,崩溃的甩着头,“好大,哥,涨,求你……”

  谢律的鸡巴被吸到底,饱满酸胀的骚逼吞着他直往宫腔里去,他也被挤得手臂鼓起,勾着林妄的腰把柱头圆润的肉冠抵进宫口,紧致的小口立马缩紧,嵌合在宫壁。

  强有力的契合感让两个人都呼吸一滞,谢律头皮发涨,呼哧地喘着粗气。

  “求我什么,”他抓着林妄的腿往身上狠狠一扯,“求我操哭你还是求我干尿你骚货。”

  林妄拽着枕头簌簌的流泪,他今晚眼泪就没停过,眼睛红肿得可怜兮兮。这个姿势让他根本没有办法使力,说话都喘不上气,“太,太深了,谢律,”他浑身汗涔涔,像是在窗外被淋湿,哗哗的落雨声听起来也像腿心缠绵的黏黏腻腻。

  他身上也在下着雨。

  谢律望着他,满心的电闪雷鸣。

  他卡在宫壁里操了几下,忽然拔出来捏着肥嫩的屁股又凶猛地插进去,“都是我的,林妄。”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