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谢律小心翼翼,尾巴都带着颤音,眼耳口鼻胸腔都在共鸣。林妄很少见谢律哭,但他确定刚才有泪滴在他耳蜗里。

  “我爱你林妄,我爱你。”谢律轻轻柔柔吻他,齿缝里渗进了苦咸的味道,但他尝出甜意。

  而且他好可耻,他甚至还没有说清楚来意,也没有原谅自己的时候身体却动情了,再亲一会儿可能彻底会湿。

  他又想做爱了。他怎么能这样。

  他慌忙推开谢律从他身下钻出去,满面泪痕他胡乱的擦了一下,背对着谢律把衣角扯下去。

  但他的话还没说。

  “我也爱你谢律。我很爱你。”他压抑着绵绵情丝又控制着不哭泣,说出口一字一句就诡异的僵硬得不行。

  为什么这么难听,说爱都说不好,他着急着胸腔抽了一下,却呛到口水开始剧烈咳嗽。他上半身都弓下去,一边咳一边说“对不起”。雷电果然如期降临,震耳欲聋的轰鸣伴着他糙哑的声音有些可怖,但能盖过他再也控制不住挤出来的哭音。

  谢律慌乱的跪到林妄面前,他不敢抱他,林妄咳得太厉害,抽泣声断断续续,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他捋着林妄的背,像哄着小孩子,温声软语连小时候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场景。

  “宝贝,你是笨蛋吗,你没有对不起,是我没有告诉你,你骂我都行不要哭。”谢律抱着怀里蜷缩的一团,林妄死死的攥着衣角泪停不下来,谢律感觉温吞根本没用。

  他掰过林妄的脸,泪水涟涟睫毛都黏成一簇一簇的,眼角鼻头像发了烧红得可怜,但他盯着林妄的眼睛强制自己用冷硬的声音说,“你看着我林妄,你想怎么发泄冲着我,我陪你。”

  许是强硬起了作用,林妄眼神聚了焦,定定地望着谢律打了个哭嗝。

  “我想做爱。”然后他说。

  情趣罢了没什么值得深究的东西

  真多复杂的情感纠葛就不适合小清新甜饼了

  无脑凰文今天也在啰嗦的叨逼

  还有一章黄包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

  ,荒废投影与颤栗玫瑰

  空气在两个人的视线之间停滞了两秒,林妄抓着衣角的手细细的颤,跟着雨落的频调湿气渐渐弥漫。

  他在勾引我,谢律想。

  “你想怎么做?”他贴近林妄的嘴唇,近得唇珠碰在一起却没有吻下去。

  林妄乖乖的就着谢律拉近的距离轻轻蹭了蹭,水盈乌亮的眼珠里清晰的映着谢律的脸,他松了衣角揽上谢律的后颈,撒娇般地呢喃,“你抱我。”

  谢律的心还有哪里不软,托着他就把他抱起来,埋在耳颈处的林少爷呼着热气把耳垂抿进嘴里,说的话便咕噜噜地含着舌音。

  “你躺床上去。”

  “你耳洞都要堵起来了哥。”

  谢律耳洞打很久了,也蛮长时间不戴快要看不出来,林妄不说他都快忘了。他低低笑一声,鼻腔沉沉说了个嗯,靠着床头的抱枕躺了下去。

  窗外一道闪电飞快过去,他眼里的宠溺被照得无比清晰。

  马上会有惊雷,他紧了紧手臂,一瞬间分了个神。

  但他身上的人没有在意,他躺下之后林妄就抬起头撑着胸膛坐在他身上,呆呆看了他两秒又缩到他腿上,弯曲的膝盖抵着他腿侧,弯下身子扯开了他腰带。

  谢律洗过澡,阴茎还带着沐浴的香气,罩得久了热烘烘的。他没有穿内裤,所以林妄一扯开欲望就弹出来了,又干净又强悍。林妄眯着眼睛凑过去用鼻尖碰了碰马眼,再顺着茎身滑下去,擦过微鼓的青筋张嘴含住了最末端的球体。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