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其实汤羽跟麻麻都不是什么问题(摊手

  e,温柔衰败式

  “你找我干什么,你不应该去找你哥。”她很直接,但说的时候语气微微带着一点笑意,林妄听着又觉得自己听错了,眼睛看着她的长发发梢有些湿,在微弱的夜光中格外亮。

  他决定先开灯。

  “我觉得你会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回是翘着嘴角的。

  林妄舒了一口气,“你看,你都没有说‘告诉你什么’,你只是在捉弄我。”

  汤羽顿时扁了扁嘴,看着林妄无奈极了的样子,“你真是……对姐姐就不能可爱一点吗。”

  很神奇,汤羽第一次在他面前作为姐姐聊天,还是她自称,但是他感觉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舒服自然。

  本该如此。

  他弯起眼角狡黠地一笑。

  “算了,你想知道什么,姐姐高兴了就告诉你。”汤羽有机会,乐得逗逗漂亮弟弟。

  “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对不对。”林妄决定先问这个,但又不像是问,他语气里至少肯定了百分之八十。

  汤羽注视着林妄几乎是笃定的眼神,抿了抿嘴唇,还没开口林妄就接下去了。

  “是他叫你这么做的吗?”

  汤羽走到窗边,背后狂风疾雨,她如命运派来揭秘的神女。

  “他觉得你虽然跟他上了同一所大学,但是在学校肯定还是不想靠得太近。他总是说你心思太敏感了,想得太多自己给自己的负担太重,正常情况下哪有人会把一对兄弟的关系想到别处去。”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他找我我本来觉得莫名其妙,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经常被议论。但是我后来答应他了。他说对立或者冲突会让你安心,所以他也是一直在其他人面前跟你保持距离。”

  “那你为什么答应他?”林妄的无名指挠了挠拇指,有些不理解汤羽答应谢律的原因。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她很果决也很神秘,“至少因此,借由我你们的接触在旁人看来就完全没有别的用意,而且,基本上我们单独见过面之后他都会来找我问你。”

  林妄一时语塞,汤羽太直接了,果断得像解答器。他怔怔开口,“所以你是个幌子。”

  汤羽耸耸肩,笑了笑。

  “那他今天为什么还把你带过来?他早就跟他母亲说过你们的关系是不是?”林妄有些急了,也走到窗户边,看着汤羽。

  汤羽轻轻叹了一口气,仿佛在雨幕下呼散了万千情意,她轻声说:“这个你已经想的到了不是吗?他用我转移你母亲的注意力,他之前隐隐感觉到他妈会突然杀回来,你们,亲密得过分,只有先同我打照面才能先入为主。”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林妄从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落寞,不知道是为谁。“然后,本来不应该我来告诉你,但是我觉得你足够喜欢他,是不是?他有天晚上跟我提到过有计划跟他妈摊牌,但是是等他出国以后,离你远了,他妈作何反应也是冲他一个人,短时间内他可以负责安抚他妈的情绪,等稳定了再告诉你。”

  林妄听着汤羽温温细细的说话声身子却不受控制的有些麻木,他一会凉一会热呼吸有些乱的。

  晚上,那是不是在操场被人看到的那次?谢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在想什么,把他放在哪里关起来了可以让他这么长时间什么都不知道。他太沉迷做爱了,频繁剧烈又混乱的性欲把情绪冲撞的太零散,他没有心情去捡或者是,不想去捡。他在原地止步不前,但是谢律已经一块一块的整理好端放起来,顺便把他也规规矩矩的排在架子上,摆得不差分毫。

  在这个剧烈潮湿的夜晚,林妄心头呼地燃起一把火,火苗是扑腾的,舞得像外面的树叶,忽明忽暗。

  “你都知道,汤羽,我什么都没有发现过,我根本不关心他。”他说完又沉下去,黯淡了。

  汤羽在暴雨声中侧目看向林妄的眼睛,她是疑惑并错愕的。她没有想到林妄的第一反应不是对着谢律,而是责怪自己。

  她看不明白这对兄弟。他们的世界大概是有一个断层和自己脱离了,其他人都是调味品。她走进一幕戏便再也没有后续,怎么演都不需要她操心。

  这其实是很奇怪的,仿佛她参与这件事情没有意义。她最终还是观众。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