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林妄,我妈回来了。”

  ——————

  这是有点出乎他意料的,估计谢律也没想到。

  谢母在谢律高中毕业的时候回来过,回去之后就明着暗着示意谢律大三毕业去她那边,这时候突然回国让林妄心里发怵又紧张。

  当然,说实话没有到如临大敌的地步,但时隔几年未见,再见已跟他儿子成为狗男男自然也不是那么好交代的事情。你瞒我瞒哪里都拎不清楚的关系现在眼见要被其中一槛撂到眼前了,他着实是有些慌乱的,然而张了张嘴,万千错愕最后也只挤出一个哦,看了看狂摆的树枝,他几乎与此共情,但语调尽量如常,“我马上回去。”

  林妄印象中谢律的母亲是一个足够冷静事理清明的女人,温情不足但温柔不失,给谢律自由虽然也会无形中把他牵在手,你看着她柔和却蕴藏着强硬的力量。

  他按捺住不安的心,尽量听谢律的,不慌张。

  雨有些大,他急匆匆忘了拿伞,车到了小区门口才想起来还有一段路要走,没办法只有跑进去。

  到进屋身上都湿了大半,他胡乱拨了拨额前湿成一团的碎发,走到客厅正要抱歉的开口,便发现沙发上坐了两个女人,一个是谢母,另一个是——

  “林妄,好久不见。”眼神接触的瞬间,林妄便满目只剩汤羽的脸,轻快的语气,温甜的声音,坐在谢律身边。

  他瞥了瞥谢律,但只扫了一眼,便微笑着回了汤羽,走过去挑了单人沙发坐着。

  谢母还是那个美丽优雅的女人,想象中不知如何面对的人在眼前的时候完全就不一样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林妄看着她耳环折射的光,心下明白,至少这回不会知道。

  汤羽坐在这里就是证明。

  林妄坐下之后跟谢母寒暄了几句。许是下午的冷风吹着头受凉了,林妄忽然打了两个喷嚏,连忙抽了两张纸准备道歉,又鼻子发痒打了两个,眼里迅速漩起泪水,眼眶都逼红了,说不出话来。

  谢律本来靠着沙发背,这会儿坐起来端端正正的开口了,“妈,他刚淋了雨,让他先洗个澡去。”

  林妄还心烦意乱着,立刻就回嘴了,“不用,我没事。”生硬干脆,也夹着私心的恼意。

  谢母大概没想到这两人对话这么生硬,愣了愣,但就一瞬便应声说道让他还是先去收拾收拾,防止感冒。

  林妄乖乖上楼。

  他边走边无语,自己身体什么时候这么差,又揉着鼻子隐隐觉得好像真的鼻塞了,到房间立马去洗了个热水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谢律坐在他房里。

  “你上来干嘛?”林妄胡乱擦着头发,瞟了他一眼。

  “我妈叫我给你送姜茶。“谢律把杯子递给他,“你是不是又想些乱七八糟的了。”

  “我想什么,我唔!”林妄接过来干脆的喝了一口,赌气一般,还热腾滚烫的液体立马烫上舌头,脸都皱成一团,禁不住飙泪。

  谢律立马扶住他的手,把杯子拿回去,捧着他的脸凑近了瞧那嘴唇。

  “不要过来!”林妄退了一步,语气急促。

  谢律刚伸出的手愣在半空,折了路抚上脸颊,掰过下巴挑了挑嘴角,满是戏谑,“都要把我推开了?”

  林妄被谢律捏着下巴,便直勾勾的看向他的眼睛,微弱的鼻音里有些怅然又有些笑意,“打喷嚏呢,会传染。”

  “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谢律还是亲了他一口。

  “什么意思?”林妄真的有些不开心了,没有接吻的心思,割了音调的句子听起来像低温梅雨。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