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骚货,”谢律嗤笑,舔着唇往他宫腔里钻。“射尿那么舒服吗?”

  谢律轻拂林妄的大腿肉,摸得林妄舒服极了,他瘫在谢律怀里十足像餍足的豹,轻轻点头,又摇摇头,迷乱柔媚被操软了身子。

  谢律鸡巴要撑爆了,阴道口扯出来骚红的嫩肉又被挤进去翻出白沫,咕滋咕滋作响,林妄弓起腿蓄足了力,阴蒂翕动得厉害。谢律知道他要泄了,红着眼把人往身下按,饱胀的逼肉里强硬的挤进一根中指挖着肉壁。林妄胀的要死,嗓子眼都被堵住了一般,呜呜呀呀直飙泪,他掐着谢律的肩膀求他拿出去,却只发出一声惊叫,瞬间狂喷的热流直往鸡巴上浇,又急又凶,谢律抖了抖肉囊,狞笑着啜他耳朵,按住林妄的小腹干到最深处。

  谢律突突激猛的精液射了满穴,林妄的大腿内侧还在微微颤抖,扯开的腿根合都合不拢,谢律射完拔出来,哗啦的骚水全涌到座位上,聚成一滩,林妄甚至听到了嘀嗒的水声打在皮套上,心里臊得厉害,阴唇颤着缩了几下。

  “小骚逼爽不爽,喷这么多。”谢律向来不害臊,揉着林妄的肚皮舔他后颈,等人颤得没那么厉害了才放开他。

  谢律的裤子被淋得湿透,好在是深色,也看不太出来,但是即使晚上射了两泡了现在依旧是半勃着,塞回裤裆的时候盘曲匍匐也让人心颤。

  “你怎么还那么大,我都肿了。”林妄忿忿羞怯,看了看自己被操的加倍肥厚的阴唇。

  谢律深吸口气,手臂的肌肉不安的跳动,拧着眉毛,喉间推挤的尽是阴沉低哑的声音,“别勾我,回去坐好。”

  谢律没有去开房,驶进公寓时连路灯都险些撞上去,拽着林妄的手跨进家门,他们就像毛躁的野兽一样粗鲁的接吻,衣服破裂的声音粗鄙又刺激。林妄的屁股被扇得啪啪作响,淫荡的红成一片,光裸的臀瓣肥嫩又紧俏,谢律青筋暴起,腰臀都绷紧了如狩猎的食肉动物。

  他蛮横地搂着林妄扔到沙发上,粗野的甩掉衣裤露出精壮饱满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狂热眼神钉住林妄,乌紫发亮的鸡巴如同排尿时勃起的坚挺,就悬在林妄脸上。

  “张嘴。”谢律粗狂的带着命令的语气,憋满了燥热。

  林妄半倚着沙发扶手,长腿踩着茶几,红肿的阴户一翕一合,他挑着眼角勾勾唇,明明处在下方却偏生狠狠揪住了谢律的心,红扑扑的脸蛋淫媚欲滴,直勾勾地望着面前凶煞逼人的巨物。林妄嗓子也干的要冒火,伸长了嫩舌舔上那根巨棒。

  腥臊的浓精味瞬间溢满口腔,根筋盘绕的阳具烫得嘴唇都微微颤抖,他吸着龟头上的沟壑来来回回的扫舔,腮帮子被撑得鼓起来,又陷进去,滋滋的吮吸声色情又放荡,谢律倒吸一口气,裸露的棒身越发狰狞,他摩挲着林妄的下巴轻轻往嘴里插,紧致的喉口夹得舒服死了,狂野的粗吼把林妄震得一颤,随即猝不及防的深喉差点把谢律挤得喷精。谢律一个深吸,咬紧了牙关,“鸡巴都要被你吸爆,舌头伸出来,操烂你的嘴。”

  林妄的嘴被撑到极致,呜呜又说不出话来,舌头卷着粗筋盘曲的阴茎啜得耳腮都发麻,他左腿勾着谢律大腿,往他屁股上蹭,脚趾一蜷一缩挠他后腰,身姿尽是放浪。

  谢律晚上射过两次,现在硬梆梆地挺立但一点不急着释放,他摸着林妄的小腿反复摩挲,滑嫩细腻让他又忍不住抓起来搭到肩头,林妄的腿根瞬间像要被折断般绷紧,细白优美的线条几乎被压到胸前了,他疼得胸腔挤出一声轻哼,眼眶迅速漩满了水,嘴里塞着鸡巴,湿漉漉瞪着谢律,可怜极了。

  而谢律几乎是同时舔上了他平滑的小腿肚,手掌握着细瘦的脚踝亲了亲,痴戾的眼神对着林妄痛苦而意乱情迷的目光,在空气中胶着情色。

  谢律轻轻揉他大腿根,下腹却挺得更近,嘴唇反复磨蹭脚心,又含住圆润的脚趾缓慢有力的舔吮。谢律的舌头都是烫的,吸着脚心肉像连着腿心的阴户一起吸住了,林妄整个半边身子都发痒发麻,难耐的挺着下腹,听见谢律把他的脚吸的滋滋作响,全身的敏感处都被唤醒,细细密密的啃咬他,舒服的要死了,嘴里包着形状可怖的一根也止不住口水四溢。

  谢律舔一根脚趾就往他喉口里轻轻戳一下,放肆又轻佻的把舌头插进趾缝里,眼睛里满是挑逗,“宝贝,吸吸大龟头,就像我每次吸你骚逼一样。”林妄觉得嘴里都要被操开了,脚也被舔得湿漉漉,上上下下都被谢律攻占。他像颗香甜的面包在谢律身下发酵,咬开了插到里面满是流心的浆汁,柔嫩的喉咙夹着圆硕的龟头疯狂蠕动,诡异的姿势让他又怕又爽,阴户被扯开的口子空落落直往外滴水,他哼唧唧扭着屁股蹭,眼角眉梢都是水润的嫣红色。

  谢律被哼的心里痒,知道这人耐不住了,做了几次深喉又心疼,退出来戳了戳红扑扑的脸颊,软的一塌糊涂,他轻轻吻他脚背,俯身把人抱住,饱含情欲的说话声压在胸腔里,也快要炸开,“是不是想要?插逼还是操屁股?”

  为什么我又搞这么长(我是真的在搞皇车我落泪了

  欸死欸嗯的y下章

  你们有

  【重要提醒】

  感觉就看不能骂我tt

  晚安3

  o,吞噬潮汐

  他鼻息热的要死,粗喘砸在林妄的耳朵上麻了半边身子,林妄下身骚得厉害,伸手颤巍巍去勾谢律的脖子,边说着直把舌头往谢律嘴里送,“吻我谢律,喉咙好痒,你舔舔。”他闭着眼和谢律疯狂舌交,啾咕咕的水声挠得他舒服的不行,谢律像要吃掉他把他嘴里都舔化掉。他阴唇空虚的开始抽搐,拉着谢律的手就往腿心里摸,谢律还没反应过来,一片滑腻的柔软瞬间缠上他的指尖,林妄满足的轻喘,咬着舌尖把屁股往他手上耸。

  在车上被操过的淫穴还夹着些精液,里面溢出的骚水不断往外挤,阴唇微微翻出来,肥嘟嘟的被谢律夹在指尖揉,林妄仰头弓起腰身,舒爽的呻吟被谢律吞到嘴里,断断续续的绕在舌尖,他情不自禁把腿张的更大,却没办法得到抒解,掐着谢律的肩抽回舌头,嘟着红肿的嘴唇诱他,“换个姿势,唔,别摸了哥,直接操进来。”

  谢律小腹绷的死紧,被林妄不知死活的勾引激起欲。他掐着林妄的腰把人翻过来,让他跪伏在沙发靠背上,拉开长腿燥愠的扇红了林妄的屁股,“想吃鸡巴了,跪好。”

  谢律的虎口抓着弯曲柔软的侧腰,粗糙的掌心滚烫有力,把背上的皮肤磨得通红,鲜嫩的纹身就直挺挺的晃在谢律眼前,清晰又深刻,蒙着情欲的颜色氲红了谢律的眼睛。

  他从后面撩起林妄的下巴,林妄便高仰着脸被他吻住,唾液被反复翻搅,谢律凶狠的吸住他的舌尖啜吮,再松开看着憋红的脸蛋却毫不满足。

  “纹多久了?勾引我是不是?”谢律舔着脸颊轻声细语却尽是恶狠狠地味道,林妄翘着屁股臀尖都在抖,被谢律狠掐了一把晃起白浪,谢律的鸡巴就杵在骚逼的洞口刮,挤着阴唇操他的阴蒂。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