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谢律额头都隐出青筋,桀骜命令的语气性感得要命,林妄晕乎乎失了魂,侧身对着车窗跪坐着,拉起衣摆又扯下裤腰,一大片裸背在月光下白晃晃的像泼洒的奶色,脊椎凹下的线窝一直延伸到臀股沟,沟口平滑的肌肤上黑沉的印记如同谢律眼底的墨。

  谢律见着了,清楚的,两个英文单词,

  “greensur”。

  简单干净的黑色线条被粉嫩的小鼓包裹着,像带着被外人见了裸体的惊慌,生涩的抖着皮囊。

  坏孩子的新装,满是诱惑。

  “屁股翘高一点。”谢律的大手插进林妄肥软的臀肉,托起屁股抬得高些,林妄下面便离了座椅,腰肢弯成了槽。

  林妄撑着窗回过头去看谢律,还未出声,谢律的唇就落在了还微微红肿的纹身上,指尖插进裤腿里摸到黏湿的阴户勾得他身躯一颤,溢出一声喘哼。他痒死,又舒服,夹紧双腿挤着谢律的手磨,纹身热得像在烧,本就未愈经不起他舔弄,细细麻麻的发抖。

  “还没好,哥,别舔。”

  谢律啄了啄那线条,往下掰开了他的臀缝露出粉红的褶皱,被插过还软软的刮着淫水,谢律吻上去,声音都闷在肉里,夹着湿啾啾的吮吸声,“是想着我纹的吗,林妄?”舌尖顶进去又抽出来了,“纹的时候他看到你屁股了吗?”

  林妄撅着屁股给男人舔屁眼,巷子外面川流不息,有一辆车开过来他就全被看到了,紧张让他头昏脑胀,眼里迷蒙不清。

  他想给谢律解释,但声音被顶得断断续续。

  “你,想什么啊,你明知道的,绿是你,唔,夏天,啊,”长指捏住阴蒂压了两下,利落地插进阴道口,隔着一层薄膜和后面的舌头一起操他的穴肉,林妄慌忙抓了头顶的把手,簌簌发着抖,背上舒爽的冒出了小疙瘩。他闭着眼被摸得舒服死,说不出话了,骚逼涌着水滴到座椅里,流到腿上止不住的要往下滑。

  谢律抬起头,沾了满手黏液抹到文身上面,坏笑的去咬他蝴蝶骨,“夏天是你。”又掰过他的脸,望进湿润的双眼。

  “夏天是我,夏天是我们在一起,我希望从今往后的每一个夏天都要是,谢律,所以,”他顿了顿,呼吸还不平,谢律眼中望不到底的幽黑在把他吸进去。

  “所以,你是我的。”谢律笃定了,“你是我的。”

  谢律捧着他的脸郑重的在眉心落了一吻,坐回了驾驶座,然后招招手叫林妄过来,背对着坐他腿上。滑腻泛水的阴穴直接压上鼓鼓囊囊的一大包,粗粝的手指摸到大腿根拉开阴唇一下一下的挤,阴茎俏生生滴着水,也被握在手里缓缓揉捏。

  “林妄。”谢律叼住他后颈的软肉轻轻的磨,叫他的名字,像下一秒就要咬破他变异的野兽。林妄感受到鼓胀跳动的勃起在往他腿心里戳,指腹扣上了乳头拉扯,他熟悉的一切正要铺面而来,他怎么可能跑的开。他现在就是一捧坚韧而柔美的玫瑰,等待着被情人撞碎。

  他趴在方向盘上,拉开了凶兽的裤链,腰上的文身如同他眼色一样嚣张。

  “吃掉我。”

  谢律翕张的龙头对上滑嫩的肉户直接往上一顶,锢着腰胯的手按着肚皮就往穴里撞,粗长有力的阴茎像烙红的铁棒瞬间把林妄塞满了。这个姿势好深,他恍惚自己要被顶穿了,下腹吸得死紧,爽得直打颤。

  林妄咬着阴茎穴里痒得发骚,他扭着腰叫谢律,屁股上上下下的耸动,盘虬的肉筋压着肉壁紧紧的厮磨,谢律握着他的腰操得又快又狠,暴风雨似的干到最深的地方。

  “啊,好粗,胀死了,好深,唔。”

  林妄喷出的水止都止不住,溅在谢律的阴毛上,稀里哗啦浇得谢律发了疯,塞满他的阴道还不够,按着屁股把手指插进后穴,寻着骚点一顿猛按,林妄瘫软着要被操烂,手摸到肚皮上被凸起的柱头磨得发痒,他痴憨的哼着声,脸上晕满了潮红,“你太长了,肚子要破了。”

  谢律被吸得发疼,偾起的肌肉全都蓄满了力量,他覆上林妄的手拉着他摸那块肚皮,颠着屁股把呻吟撞的一颤一颤的,嘴上又咬着他的耳朵撕扯,“老公的鸡巴好不好,操尿你。”

  林妄泪眼涟涟,仰着头吟哦,阴户被撑得又红又肿了,谢律还没有射,他腿好麻,但鸡巴操一下又会舒服得毛孔都舒张。他情不自禁的把谢律的手拉到胸上,捏着软肉揉,红鼓鼓的奶头硬成了石子,挠着谢律的手心。

  谢律狠狠按了按后穴紧致的穴口,捞起林妄的左腿让他踩在窗沿上,另一只架在臂弯里,双腿被拉得大开,红肿嫩滑的肉户肆意暴露在月光下,谢律粗硕的鸡巴噗呲噗呲的操得洞口满是腥汁,林妄脚趾都蜷起来,淫荡的圆洞吞吃着滚烫的欲望。

  腥臊的味道在黑暗里散出来,他真的被撞碎了花瓣撒了满室香气。

  “鸡巴好大,干尿我,啊。”

  林妄快活死了,大开大合的操干下他阴部搅动着痉挛,咬着下唇蹭着谢律的肩,哼哼地掉泪。谢律鸡巴又壮硕几分,脖颈上青筋弹跳,他侧过头猛舔林妄的唇,林妄就

  【重要提醒】

  伸长了舌头跟他亲嘴,唇齿湿脆的交合声格外的响,酥得林妄骨头都软了,边挺着肚子边去吸谢律的舌头。

  但他吻得像猫,谢律根本吃不饱,粗烫的舌头从下巴扫到鼻尖,他不是吃他的嘴,是要把脸都沾上他的气味,他揉着林妄的眼皮把嘴角吸得红艳艳,林妄眼里满是水光,张大了给他啜,舔完了脸颊,湿漉漉像撒了桃花酒。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