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一会儿外面的人走了,空气变得安静,只有最里面的隔间咕滋的响着水声。林妄被啜得发昏,但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他要憋坏,忍不住伸了手摸到腿心,一条热乎乎的舌头就缠上了他的指缝,“唔,痒,”他拨开内裤,露出肥鼓鼓的阴唇,挂着透明的汁液像被吸肿了噘起来的嘴唇。“你舔里面,插进来,好舒服,唔,”他想让谢律直接舔,但自己不小心摸到了阴蒂,又爽得一抖,等不及谢律舔,自顾自的就揉起来,嘴里还哼。

  谢律被他骚红了眼,恶狠狠地擒住他手腕往下拉到穴口,狞着笑合着他指尖插进阴道里面,林妄感受着自己的穴肉吸着自己往里插,崩溃的抬起头叫出声,“啊,不,”

  谢律望着林妄的反应,张狂又促狭,他插了几下便放了手,吻上肥嫩的逼肉,前前后后拖着舌头舔了个遍,直刮得人发狂。

  “够了,哥,坏了,”林妄嗓子都有些哑了,他轻哼哼求谢律,但是腰还在不自觉一扭一扭的,谢律也怕失了控,手指沾了些湿液摸到后穴轻轻按着,待他适应了再插进去,没过多久,林妄就泄了,阴茎也射了几股,射完低下头红着脸看谢律把汁液都舔了个干净。

  谢律给大腿根吸了个印子,起身揉了揉他的唇,耽溺情欲的潮红还染在颊边,这种时候最是甜腻腻的样貌。他高潮完舒服了些但是又更空虚了些,瞧一眼谢律的裤裆,隆起的幅度都让他双腿发紧。做的话两个人都会舒服,又怕疯起来,他心里发怵。

  谢律见他盯着自己下面便知道他想什么,啜了他一口便往身后一靠,干净利落的解了裤子,把内裤扯到阴囊处,露出整根紫红色的肉棒。潇洒帅气的男人嘴角噙着笑,仰着头微睨着他,眼里像目空一切又装满了爱意,握着粗长的阴茎在林妄面前自慰。

  “上次视频里没看清吧,哥哥想着你自慰的样子,插不到小骚逼也干不到屁眼的时候,就只能想着你,这样,想象着被你吸紧了,骚水淋上来,绞着我不让我走。”谢律就让他看着,竟也有些快感。

  林妄虚软着腿看着每次干得他死去活来的巨物在男人手里进进出出,他口干舌燥,就看着腹里又开始泛水。谢律压抑的喘息沉厚又性感,汗珠都埋进腿缝勾得林妄想去舔干净,他浑身软烫了,舔着唇去摸自己的乳头。

  “唔,又痒了,哥,里面,再摸摸我。”林妄本来就还没褪热,被撩得浑身是火,盯着大鸡巴用舌尖顶着上唇画圈,被舔干净的腿心又被濡得湿滑不堪。但谢律偏生不干他也不让他口交,生生折磨得两人浑身是汗。

  谢律要射的时候,脖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目光满满的把林妄都奸透了,他勾勾手指把林妄揽过来趴在身前,急促临近失控的呼吸声把林妄的耳膜都要敲碎了,两具身躯像被溶到一起,谢律搂紧他的肩膀几乎要把他抱起来,手握着阴茎插在他腿间动得飞快,在谢律嘶哑的粗吼爆发出来的时候,林妄的阴穴瞬间被持续有力的液体拍打侵袭,每一下都痒得他一抖,难耐的挺着胯往谢律鸡巴上撞,渴望擦到翕张的马眼再吸一口,爽死他。

  谢律也震颤得厉害,鸡巴夹在林妄腿心里还在一抖一抖的,他松开阴茎往上探了满手晶晶亮亮的滑腻,眯着眼睛轻狂又放荡。

  “骚宝贝水真多,这么湿怎么回去?嗯?这会儿都忍不住,插进去是不是就要潮喷了。”他说得人委委屈屈,羞愤欲死了,再蹭着肩膀在锁骨吮了个小小的红,亲昵的抿抿掐红的乳头,林妄感觉好了些,又任他揉屁股,给他把裤子套上了。

  “酒店?”谢律揉揉他下唇,肿的都翻起来了,林妄细嫩的脸满是情色,开口都不知道自己声音能这么紧涩,“随便,哪个最近的。”

  字数还算多公共场所玩都蛮有意思的但没法写得太开多包涵嘻嘻

  l,烈日纹身

  谢律开了车,一路飞奔,林妄眼里含了水涨了情,软在副驾驶望着他。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在他等红绿灯的时候身子探过去,扑在他耳边散着气声羞哒哒的说话,

  “我纹了一个文身,哥,背后还有点痛的。”唔。“要轻些。”

  他鼓起眼睛观察谢律的表情,坦荡荡却又像犯了错的小孩,手有些撑不牢,说完又缩回到座位里,脸滚烫滚烫的,被红灯照得发亮。

  情色赤裸的暧昧氛围。

  谢律被杂乱的霓虹车灯晃得昏了。

  他说什么?

  他说他纹身了。

  是脊背吗?被印上了墨黑还是彩色?

  谢律在一瞬间脑海里黑白交错闪烁,单是想象就血脉偾张。

  他身体里扑哧扑哧的火星被林妄一捧干柴烧得滚烫,心里翻起些急躁,方向盘被攥得死紧,小臂隆起,微微侧了头睨一眼,却碰上赤诚又旖旎的双眼。谢律喉头颤动,绿灯亮起的一瞬间,快速开了出去。

  谢律以前没觉得开车这么慢,轮盘要被捏碎了般,眼里藏着狂潮暗涌。车在急速往前,声音却满是危险,

  “转过去给我看看。”

  晚上天色是黑的,但是街上灯火通明,林妄又惊又怯,

  【重要提醒】

  美人眼明晃晃噙着水,谢律声音太浑厚挠人,下面肉穴滋咕咕的翕动,他不由自主抬起屁股去扯裤腰,后面突然的喇叭鸣叫把他惊醒,他霎时陷在座椅里怔忡不已,回过神来却眨巴着眼睛满是可惜的语气,

  “还在路上呢,回去看哥。”

  谢律不做声,肃目开到下一个路口直接转了弯开进一条小巷,静谧漆黑连路灯都没有,谢律熄了火转头就越过操作杆把林妄揽过来,灼热的呼吸烧到林妄嘴里,吸着他红肿的唇瓣,胸腔混乱不堪,他抵着林妄的额头,瞳目黑得发沉,“等不了,给我看。”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