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不过谢律回来那天两个人反而都没有急着见面,也正巧那天有个学院会,要求大一到大三的全来参加,谢律和林妄是同院,两人都得参加,所以也没来得及碰上面林妄就被拉去了学生活动中心的大会堂。

  林妄的班级划分到靠近后门的位置,林妄直接找了最后一排靠走廊的座位,不显眼,溜出去也方便。他扫视了一下会场想找找谢律他们班在哪,但是人太多了,入场一片混乱,根本看不清。反正也不可能坐一起,他撇撇嘴放弃了,戴上耳机打游戏。

  会差不多快开始林妄也没收到谢律的消息,有些百无聊赖,他往门口望了望,没见着什么人了,刚想收回目光,转角便走进来一个人,待林妄看清那身影,他眼睛兀的睁大,那人似也看到了他,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眼尾闪着一丝促狭,径直走了进来在林妄右手边第一个位置坐下了。

  那人坐下后也不知是被谁看到了,不一会儿好些人唰唰的往后望,许是顺着目光还看到了林妄,细细碎碎的声音小幅度散开,但那人也不去看,低着头眉目都有些疏离感。林妄没发现自己不自觉的也在看他,那人窣的一扭头对上他的目光,他才恍然惊觉,撇开了视线。

  几天没有见,但一看到熟悉的感觉立马就涌上来,微微湿润的后颈,喉结与锁骨间的线条,双腿折在狭窄的座位缝隙里绷紧了,隐隐可见的大腿肌,他一眼就能捕捉到。

  林妄很少有在公共场合长时间与谢律离得很近的时候,现在两人中间只隔了一道走廊,广播里不断地讲话声他都没有在听,他回了头又禁不住去看他,会议开始了没什么人再往这边看,但周围全都是人,感觉到对方扭头的时候,他也不经意的往后靠了靠,歪了头摸自己的眼角。这样的举动稀疏平常,没有人在意,但他觉得有些缠绵的隐秘,再次目光交接的时候就像唇舌贴合般微妙舒爽,他眨眨眼,然后不动声色地收了手,端正得像没有分过神一样,心里却分明的潮湿了。

  他想象着自己偷偷摸摸做作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但又觉得这样暧暧昧昧的有些微微的新鲜刺激。

  而在谢律眼里,林妄尽是在诱惑他,后排微弱的光线罩着他冷艳又迷人,不经意撩一个眼神,睫毛都像刷在他脸上。谢律忽然想到什么,把放在腿上的手机转过去,打开相机,隐秘又快速的对着林妄的方向按了几下,画面上的人瞬间就被定格了。

  谢律拿着手机放大了瞧,照片背景很暗,把中间人的侧脸衬得越发白皙,唇瓣饱满微翘,眼角残留着一丝丝绵长的笑意,生生在阴暗的氛围里勾出了颜色,仿佛下一秒就要愠怒的转过头嗔他不准拍照。谢律感叹自己就是个见色起意的流氓,他翻来覆去把照片来回拨了几十次,忍不住打开聊天框发了一个表情,[亲嘴],顿了一下,又发了一个,[委屈]。

  林妄收到消息了余光瞥一眼那人,却未见他有分毫神色,连看都没看他。明明心猿意马却要泰然自若,真是个闷骚的男人。

  他猫着腰快速走出去了。

  走道和卫生间都没人,但是谢律推门进来的时候,他还是被吓了一跳。他进来的时候洗了个脸,站在洗手台前面,从镜子里看到谢律给门落了锁,问他:“你锁上了等下别人发现进不来怎么办?那不是很奇怪吗。

  谢律走到他身后,望着镜子里湿漉漉的脸颊,还有水珠在往下滑,谢律笑,搂了他腰又摸他耳垂,一脸纯真,“我就亲亲你,用不了多久,你想什么?”

  林妄被这话上了色,又被这人不要脸的程度折服,来不及回嘴就被吻住,耳垂上的手指摸到下巴,捏着他扭头去够谢律的嘴唇。他只能尽力往后仰,但侧抬头很难勾住舌头,所以轻轻嘟了嘴唇,被动的承受灼热的亲吻。

  谢律深吻了一会儿,又摸着他喉结轻轻啄,亲到鼻尖,眼角,再咬他下巴,透亮的水色都被他吮了去,再重新添上他的痕迹,白嫩的脸蛋没有变得干燥,反而更加水润艳丽。

  谢律把他的脸转过去,让他看着镜子,他便想起上次在镜子前面窒息的做爱,耳垂悄悄地红透,谢律温温柔柔的气音吹到他耳朵里,“好不好看。”说着问句却不像在问他,更像早就笃定了答案来让他肯定的承认。

  林妄被拨得情动,嘴里含着谢律的中指被他刮着舌根,张开嘴便要流出满嘴津液,无法作答,谢律的目光在镜子里和他痴缠,英俊的眉目里流窜着狂热,他抽出手指自己吸了个干净,还命令他,像一条恶犬;“不准咽下去,来喂给哥哥。”

  林妄眉目流转,水波荡漾,转过身子搂着谢律的脖子亲上去,鼻息亲昵的交缠,他耐不住伸了舌头,却忘了积满的津液,来不及喝掉的水从嘴角流出去一些,他哼了一声,想说话,却被咬着嘴唇根本说不出来,舌尖舔到了嘴角,又顺着滑到脖子,把一路蜿蜒而下的痕迹都舔了遍。

  林妄被压着快坐上洗手台,谢律凶悍的贴着他的身体挤得不留缝隙,胯下的凶器顶着他的女穴汩汩的冒水,内裤被濡得湿嗒嗒快要透到外裤上,手抓着他背的地方搓得皮肉都发红,林妄怕他抓到纹身的地方,踮着脚着急的往上缩

  【重要提醒】

  。

  “缩什么,乖乖的,给老公磨会儿。”林妄听到老公哑然张着嘴不知所措,上次高潮的时候发了疯不知羞耻的喊老公,还喷了满身尿,第二天又发了那种短信,酸胀的窒息感就像要席卷而来,手指尖都羞得失了力气,勾不住了。

  他又不甘心被一句话就唬住,颤着声开口,“啊,你轻点磨,”下唇立马又被吸住,卷着舌头啜出啾啾的响声。林妄嘴唇红了一圈,肥嘟嘟的翘着,他还不知死活的往外噘,舌尖颤颤勾着谢律来吃他。

  谢律最受不了林妄求吻的样子,欲得像只小狐狸,摇着火红的尾巴把他缠得死紧。他在林妄舌尖再次缠上来的时候狠狠吸住他不放,手摸到林妄腿缝里隔着裤子抠他的穴,顶着胯凶狠的撞了两下就压着手指往里按。林妄一瞬间感觉内裤都被顶进了穴里,插进阴道擦得他发痒,阴蒂被鼓鼓的一大包压着,挤得发疼,林妄收着喉咙呜呜地拍打谢律的背,泪水蓄了满眼。

  谢律抽了手,插到林妄嘴里,压着嗓子调笑,“自己尝尝,是不是一股骚味。”他说话满身邪戾的痞坏,攻城略地的压迫感回回都能逼得林妄丢盔卸甲,他闭着眼被撞出呻吟,嘴里手指一勾又钻进舌头,他感觉下面都磨肿了,溢出些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去,外面的裤子肯定也湿了,但他顾不上,哼哼唧唧的叫谢律的名字。

  “喜欢接吻?舌头这么软,整天想着怎么吸男人是不是?”谢律动了欲就爱说粗话臊他,拖着他也泡进情欲里。他也舔谢律的唇瓣,把他也咬得绯红,手插进谢律t恤里摸他的腹肌,往上摸到胸前的时候感觉手心里的肌肉跳动了一下,他不由自主溢出一声闷哼,颤着手去捏中间发硬的乳头,在听到对方的粗喘之后眯着眼睛笑。“喜欢啊,喜欢哥哥吸我的舌头,唔,”

  谢律由着他玩,胯下早就鼓得要撑破裤裆,林妄也湿透了,谢律把他抱上洗手台坐着,卷起上衣让他咬到嘴里,伏了身去舔他肚子。“那喜不喜欢哥哥舔骚逼?嗯?说一句。”

  林妄浑身都绷紧了,嘴巴被堵着,丰沛的唾液全被吸进了棉布里,他呜呜甩头,似舒爽又似难耐,下体的腥甜气味透过裤子钻进谢律鼻子,他抬起林妄的腿,扯了外裤,露出湿滑一片的内裤和大腿根。林妄手往后一撑,摸到水龙头,惊觉自己还在学校厕所,急忙蹬着腿推谢律,“唔等下,换个地方,进去,去隔间。”

  谢律抬起头看他,远处传来的说话声在往厕所移动,马上有人要进来,他轻佻的勾勾嘴角,撑着台面舔了口乳头,“说了抱你进去。”

  林妄又紧张又被咬着瘙痒的地方,如坠水火,仿佛下一秒门就要被打开,他被逼死了,噙着泪张口,“喜欢,喜欢哥哥舔骚逼,呜,舔得好舒服,舔死我了。”

  谢律恶劣得要死,欺负了人还要得寸进尺,他抱着人开了锁,还要把人压在门口亲两下。等到进了隔间,刚一落锁就听见外面有人推门而入,清晰的说话声就在耳边,林妄却靠着门板被猛地含住了阴蒂,隔着内裤嗦得一声响,他疯狂想尖叫,又立马捂住了嘴,呜呜的垂泪,大腿根的水渍被一一舔去,酥麻的快感又把林妄包围了。

  谢律的舌头好厉害,接吻就能把林妄吻得发骚,舔穴每次都会喷,他憋都憋不住,水哗哗往他嘴里流。他内裤都脏得一塌糊涂,被泡的像刚洗过,谢律把内裤也咬住拖着阴蒂往外扯,林妄感觉那么小一颗下一秒就要被咬掉了,但不能叫出来,他要死了,两眼失神,按着谢律的头往腿心里钻。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