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林妄本来做了一场性爱视频就羞窘难堪,谢律还逗他,美人也是有脾气的,他啪的关上了电脑。

  a,落日余晖

  第二天林妄拒绝和谢律视频,改语音,自慰过明明没狠操也射了,下面还是涩得发酸。谢律想着s也不是不可以,但说了得真惹男孩生气了,一通电话直叹气,听得惨兮兮。

  不过林妄最近倒真是忙了很多,给自己安排了学业之外的课程,休息时间变得很少。他对于人生的计划其实挺少的,小时候自己掌握不了,跟谢律在一起之后安于现状,意识到分别他才开始慌张。他疏于人情但对于想做的事情有决心,火光从身体里面燃起,所以荒唐却不可控的感情他也敢于吃下去,炽烈裹在心里越烧越旺。他觉得这可能是他唯一向着阳的一面了。虽然谢律也常说他好,但他摸不准哪种好,他只抓得着每次隐隐不安又隐隐的甜,像心上淋了蜜,齁得发慌。

  林妄昨天晚上看书看得晚了,白天困得很,上了一节选修回宿舍倒头就睡。季钒进门的时候完全没发现,站在床边一扭头见床上躺了个人,吓一抖,一嗓子把林妄喊醒了。

  “你怎么回寝室睡了?!”季钒趴在床边,挠他的脸。

  林妄迷迷糊糊,便任他去,闭着眼嘟囔,“你回来干嘛,不是有课吗?”

  “害,那个篮球集训你知道吧,今天好像是有什么资料要送过去,体育部叫我给跑腿,我就溜回来了。说起来那地方也是有点远的,又没有姑娘,啧,领导就是会找免费劳动力。”季钒滑着手机看着路线,一边跟林妄说。

  林妄恍惚好像听见了篮球集训,挣扎着抖了抖眼皮,窣地睁开眼睛,好像刚才完全没睡着一样,怔忡着问,“那可以进去吗?”

  季钒似是被他清醒的速度惊了,绞着舌头回他,“可……可以啊,必须可以。”

  “噢,那我替你去吧,我下午没课。”林妄神色恹恹的,不动声色,说得云淡风轻。

  季钒愣了一瞬,才确认他说的没错,瞬间感动得一塌糊涂,“没事,我打车去也快的,那儿又没啥好玩的,你别跑了。有你这份心就够了。”

  季钒说得坦荡,越发臊得林妄不好意思,他想的谢律,却打了帮忙的幌,脸都要烧起来,只能埋着头撇清,“不是,之前有人拜托我一件事情,过去找人来着。”

  季钒霎时泄了气,又气得捶床,捂着心口咬牙切齿,“林妄,你好狠的心。”真情实感演技爆棚。

  林妄被逗得笑出声,带着酣睡的余温无比动人,“那说起来,是你帮了我的忙,改天我请季少爷,可以赏脸吗?”

  季钒简直没辙,这人持脸杀人,还用物质诱惑。惨败。

  林妄要过去的事情没有告诉谢律,他发现原来对喜欢的人就是会乐于制造这种很俗气的惊喜,俗得他满心欢喜。

  他到了之后不认路,绕了一会儿,经过跑道刚好一群人正跑步,但资料要先交给负责人,所以他得先直接去办公楼。经过时他忍不住匆匆一瞥,便正好见着谢律的头转到了这个方向。

  谢律戴了发带,越发的桀骜不驯,阳光照着脸闪着金辉。林妄被晃得一阵燥热,空气里一丝风都没有,他却分明的感觉后颈被吹了一口气。他匆忙走了,也不知道谢律看到没有。

  等他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他们了。那个老师拉着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想走又走不掉,他现在不好直接去找谢律,如果遇到熟人还得找借口,一时有些茫然。

  他掏了手机,犹豫着是给谢律打电话还是发信息,就仿佛有着心灵感应一般,收到了对方的消息。

  “你在哪里?”林妄看着这四个字就知道谢律肯定是看到他了。

  “直接来住宿区。训练场正门右上角最靠边的那栋。”看吧。

  ————

  林妄边走边看,训练场项目很齐全,场馆也很多,几乎是挨着山水建的,但即使有树荫庇护,烈日当空的时候室外场地这一块也晒得厉害。他脚步急促,又紧张万分,小喘着渗出汗来。

  靠近住宿区幽静许多,层层密密的树叶遮了日只漏了些碎光。进门有密码锁,但林妄走到门前的时候门就开了,他忐忑不安的走到电梯口,生怕遇到熟人,差点要往楼道走。好在没人,迅速关了门上去。

  林妄想到要见谢律,头一回生出一种紧张的心情。他没说会来但谢律发现了,谢律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见了面怎么说他现在也不知道了。

  电梯打开,林妄抬头便看见他的魂牵梦萦就靠在墙边,恰好的吸了一口烟帅得动人心魄。他攥紧拳头走出去,故作轻松地开口,“我刚才来的时候本来想跟你……唔……”

  谢律要憋疯了,看到他身影的时候就以为自己疯了,爱可怕,欲也可怕,他全占了,煞得双目赤红,暗潮汹涌。

  他不想听也不想说,按了林妄在墙上吻他的嘴,吃他的舌头,吞他的水。他凶悍又火热,嗜血的狼性散作性欲攀附在他身上,对准了林妄。

  【重要提醒】